王晓国:桩桩小事凝成人间大爱
2014年03月21日 18:13 来源:

  29年来,溧阳市公安局清安派出所景洪社区民警王晓国行走在所辖社区的每个角落,肚子里装满了街道居民的喜乐哀愁。作为一名平凡的社区民警,他没有惊天动地的瞬间,却用天长日久的坚守,用一桩桩感人至深的小事,谱写出了属于自己的传奇。

  “老百姓有困难一定要帮”

  2013年3月,由于病情复发,王晓国第三次做颅内手术。然而术后还未拆线,头上缠着纱布的他就急匆匆地赶到社区,因为辖区94岁的台湾老人王月英打电话来寻求帮助。“群众没有办法才会找到我,我比普通老百姓办事方便的多,他们有困难一定要帮。”

  睡觉床边要放上棍子和刀,1年内换了7、8个保姆,王月英是社区里公认的“古怪”老太。亲戚、保姆都不信任,社区工作人员不敢上门,可她唯独对王晓国一百个放心,连去银行取生活费也让他一直陪着。

  “其实就是多陪陪老人,多为她做点事儿。”王晓国淡淡地说。话虽简单,可在这背后,是王晓国不计时间的默默付出。只要有空,王晓国总爱上门陪老太聊聊家常,跑前跑后为她张罗的小事更是不计其数。王月英家中的一键通,第一个号码就是王晓国的,不管大事小事,王老太总要先找王晓国商量。而就在前不久,王老太远在欧洲的儿子回国,把送老人去养老院等事宜也托付给了王晓国。

  王晓国说,但凡向别人开口求助,都是经过考虑的。“我也有找人帮忙的时候,一旦被拒绝心里就特别难受,所以居民们找到我,只要能帮上我都尽量帮。”

  只要百姓开口,再难办的事也要倾尽全力。2009年2月23日,从浙江赶来的两位蹒跚老人跨进了清安派出所的大院。在民警值班室,老人向王晓国提出一个特殊的请求:帮他们找寻溧阳祖坟。

  “当时一听就犯难了,找活人死人都有案有线索,可祖坟怎么查?”可两位老人的思乡情怀,让王晓国不忍拒绝。离乡50多年,本地已没有亲戚,祖坟又从何查起?王晓国在两位老人的诉说中,突然发现了一条线索——父亲一辈在城区西郊有一个朋友叫戴田富,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沿着这条陈旧的线索,王晓国足足花了3个多月的时间遍访西郊每一户戴姓人家,最终在戴田富后人的帮助下找到老人的祖坟。盼了54年的心愿一朝实现,两位老人不禁热泪纵横。“全世界可能都寻不到这样的好警察了!”

  分外事,当成分内事来做

  2013年9月,潘财生老人在景洪社区突然中风,躺在路边大小便失禁。由于老人身上沾满大小便,一阵阵恶臭让围观的居民都不愿意靠近,大伙儿找来了王晓国。“遇到事儿,老百姓的期盼总是落到了警察身上。”得知情况赶到现场的王晓国没有丝毫犹豫,他很快搀扶起老人,带回派出所帮老人洗干净身体。随后,依据老人报出的几十个人的名字,王晓国一个个不厌其烦地查过去,最终帮老人找到了家人。

  去年的一天晚上,因为女儿很晚还未回家,50多岁的社区居民葛大姐一通电话打到了王晓国家里。按照常规处理,人员失踪一般要24小时后才能报案,由派出所值班民警处理。可接到电话后,已打算休息的王晓国从床上爬起来,连夜陪葛大姐去派出所调取视频资料。“父母找不到女儿,肯定很着急啊,能帮一点是一点。”

  分外之事当作分内事来做,这正是跟着师傅王晓国3年,协管员朱芳最佩服的地方。她告诉记者,景洪社区安装的7个全市最高清的视频摄像头,全是王晓国顶着近40度的高温,跑了3、4个部门申请下来的,而这个事情本该由物业来承担。申请手续办好后,王晓国又亲自挨家挨户地让上千户居民签同意书。

  花这么大精力,做得却是分外之事,记者对此感到疑惑。

  王晓国却反问道:“群众需要,又何必分出分内事还是分外事呢?”他说,自己做事坚守一个原则——只要是能让老百姓心里高兴的事儿,就多干点儿。

  正是这些分外之事,为王晓国赢得了百姓的好口碑。在社区工作考核中,王晓国的居民满意率连续多年名列前茅。2000多户居民遇上大大小小的麻烦事儿,第一个想到的不是领导,不是物业,而是王晓国。就连社区主任任安也坦言,遇到处理不了的事,只要让王晓国出马,总能很快把问题解决。

  问及做老百姓工作是否有秘诀,王晓国笑着说:“社区工作其实不难,你真心诚意为老百姓办事,就能赢得尊重。”

  拖着“半条命”,仍不愿离开社区

  “他就是一个拖着半条命,不需要组织照顾,仍然坚持工作的人。”清安派出所教导员张伟忠感慨地说。

  2007年,王晓国查出患有脑瘤,由于病情复发,他先后动过3次颅内手术,现在仍有可能复发。手术也留下了后遗症,由于面部神经损伤他的嘴角略微歪斜,动手术的一侧头部扁了下去,稀疏的头发下面,术后的伤疤仍清晰可见。2009年左右,清安大山下村处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在社区内走访群众的王晓国主动请缨,驾驶摩托车前往现场。但途中由于赶路心切,王晓国被对面一辆逆向掉头行驶的卡车碰倒,导致腰椎骨折,造成八级伤残。

  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组织上曾多次要求他休息,提出给他调到较为轻松的岗位,但都被他一一拒绝。第三次颅内手术前,从不为自己提过要求的他向领导请求:“不要调换我的辖区,我对那里的群众有感情,辖区的群众也需要我。”

  尽管饱受病痛的折磨,可王晓国办理走访、办证、迁户等琐碎事务却一直是亲力亲为,毫不含糊,甚至住院期间,还电话“遥控”徒弟朱芳办好居民托付的事。

  为了感谢王晓国,台湾老太曾两次拿出5000多元塞给王晓国。实在拒绝不了,他就把钱上交到所里,再由所里还给老人。王老太不知道的是,尽管住在上世纪90年代的房子,皮包用了4、5年已破旧不堪,可王晓国从不收居民的一分钱或礼品。王晓国管理的辖区有全市最好的两所中小学,但任谁“打招呼”,“不通人情”的王晓国都不予理会。遇到送礼的人,性格耿直的他甚至曾毫不留情地当众“翻脸”。而居民都知道,王警察上门不光烟酒不沾,连茶水都不喝,点名只要白开水。

  王晓国为老百姓办事的“过于执着”,也曾让任安“又爱又恨”。曾经因为一户居民户口迁移的事情,王晓国不留情面地当面指责任安是在“踢皮球”,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因为这事不在我管辖范围内,当时既生气又委屈,不过事后想想,其实他是一心为了帮老百姓。”

  已经50多岁的人了,提拔重用的可能性很小,这样辛苦到底图什么?王晓国的回答朴素却令人动容:“不为名,也不为利,只要老百姓好了,一切都值!”

苏ICP备08009317号-4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2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