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法医掌门人”罗斌:追梦人
2014年03月21日 18:14 来源:

  小时候,大人们常会问我们:“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呀?”我们总会不假思索地说出一连串职业。儿时的戏言,谁也没当真,但有一个人却记得很清楚。为了这个梦想,二十四年来他勤勤恳恳地工作,踏过艰难险阻,一步一个脚印地朝着目标努力,这个人就是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术大队法医专家罗斌,一个被誉为“常州法医掌门人”的S级人物。

  我和我追逐的梦

  追梦

  罗斌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那个年代的人有一种集体回忆,那就是沉默的持剑官》《绿色的尸体》《一双绣花鞋》等手抄本小说流行,罗斌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这些侦探小说的影响。不过与别人不一样的是,相对于幕前的“福尔摩斯们”,罗斌更加喜爱他们的助手“华生”。

  “我从小就想当个法医,因此高考填报志愿时,原本可以考上更好学校的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同济医科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只为离梦想更近一点。”罗斌介绍说,1991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术大队,儿时梦想终于开花结果了。

  刚参加工作时,刑警大队一共有四名法医,其中两个已临近退休,另一个女法医也以实验室工作为主,可以说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的重担都压在罗斌的身上。就这样他白天看现场,晚上写鉴定,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一个个案件资料,不断提升自身水平。

  工作以来,他经常放弃节假日休息时间,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无论现场是满地鲜血还是蛆爬蝇飞,他总是满怀激情地勘查、研究、分析、总结,一干就是二十几年,常有人问他:“你后悔么?”他总是回答:“选择法医,无怨无悔!”

  由于工作突出,1998年罗斌被提拔为技术大队副大队长,2003年又正式转正,作为整个刑警支队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前途可谓不可限量,但出人意料的是罗斌突然辞去了自己的行政职务。

  “我的梦想是做一名称职的法医,希望能更多的呆在一线,总结理论经验。”打那时起,罗斌就开始潜心研究总结法医专业理论和经验,通过多年的不懈努力,他在法医病理、法医临床、命案现场重建、现场血迹分析等领域已取得不少成就,为一线实战发挥了突出作用。

  圆梦

  “世上事,最怕‘认真’二字,犯罪分子最怕的就是我们太认真。”罗斌严肃地说,“法医工作对于命案的立案、侦破更是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一丝疏忽就很可能让罪犯逍遥法外、一时大意就会使人蒙受冤屈。”

  罗斌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每次勘验现场他总是要求自己再认真一点,经常反思在现场上还有什么工作没做到位,还有什么可能性没有考虑到位,和同事一起讨论案件时,他也总喜欢问“还有其它可能么”。

  凭着这股认真劲,24年来,罗斌先后勘验处理各类刑事案件现场2000余起,检验尸体4300余具,检验活体5000余人次,出具各类法医学鉴定书4000余份,并发现了5起谋杀案,让冤情得到了伸张,正义得到了伸张,而令他记忆最深要数清潭的一起谋杀案了。

  “当时有一名男子报警称其与女友因生活窘迫,相约自杀,两人均服药后,女子死亡,该男子昏睡两天后醒来。我们到现场勘查后,发现现场没有搏斗,也没有打扫伪装的迹象,女尸已轻度腐败,身上也没有明显伤痕,口腔擦拭物中检出了老鼠药成份,一切似乎都很正常。”罗斌回忆说。

  抱着对死者负责的态度,罗斌又反复地查看男子的询问笔录,并对他讲的每个细节反复推敲。终于他发现了一起漏洞,原来女子躺地枕头上有粘液,而女子服药后应当仰躺没有翻身,那枕头上的粘液从何而来?是不是有面向下的动作?于是,他立即提出疑点,要求进行进一步解剖检验,后发现该女子颈部深层肌肉有出血,推断是从后面按住颈部捂死在床上,再翻身灌药在嘴里。在铁的证据面前,那名男子经审讯很快就交待了作案地过程。

  “人的身体结构最复杂,人的死因也非常复杂。还原被害者的临死状态,对被害者、对罪犯都要做到公平,这很重要。”罗斌认真地说道。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家人聚餐,老公永远都缺席;看电影时,只有娘俩进电影院;外出旅游,老公大方出钱让你跟孩子一起去;娘家的亲戚大概只有每年初二看得到女婿?;而孩子们永远跟邻居的叔叔比较熟。”这是网上流行的一个假性单亲妈妈的帖子。自罗斌从干了法医这一行,日程表上就再没有休假这两个字,更不用说照顾家庭,因此有人说爱上像他这样的法医,等于爱上了一个不回家的人。

  2012年7月,罗斌的妻子出现感冒发烧症状,当时的罗斌因工作原因一心扑在案件上,所以并没有太在意妻子,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吃点药就可以好。后来妻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在亲戚朋友的劝说和陪同下,妻子去常州一院做了检查,不幸的是确诊为淋巴癌。“这么多年,一直忙工作,对家里付出的太少,对妻子亏欠的太多了,妻子得了这个病,这次我真怕了。”罗斌说完红了眼眶。

  罗斌每天都抽时间去医院看看罗嫂。有时候忙到晚上7、8点钟才能忙完工作,可医院病房9点就关门,即使只有不到1小时,他也会赶过去,陪老婆说说话,帮着洗漱。有好几次碰到出现场,工作结束的太晚,离关门只有十多分钟的时间,他还赶到医院看妻子。丈母娘劝他:“你别太累了,有我在这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他却说:“看看她,她心里放心,我也踏实。”在妻子面前,罗斌总是保持着笑脸,让妻子保持良好的心态,跟病魔作斗争。

  妻子的病情需要照顾,可罗斌在照顾妻子的过程中,从未影响工作。支队领导跟他说:有事说话,同事之间都能帮着代班。可罗斌从没张过嘴。他总是说:“老婆工作两不误,我没什么困难。”

  人生的路上有很多选择,选择什么样的路,就会得到什么样的幸福。对罗斌而言,二十六年前,他选择了法医这个专业;二十四年前,他选择了做一名刑警、一名法医。梦想照进现实,今天,他依然为他的选择感到无悔。他说:我是一名普通的物证鉴定技术员,我还要继续学习、总结,能用一名法医的视角诠释生命的真谛,让死者安息、让生者安慰,我感到很幸福。他就是这样一个乐观、积极、勤奋、谦虚的追梦人。

苏ICP备08009317号-4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2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