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最美家庭冯凤仙——可贵的情缘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3日14:36    来源:     发布人:郝想想
选择文字大小  

冯凤仙,女,江苏省常州市南大街街道世纪明珠园14-甲-702居民,原常州供电局退休。冯凤仙家庭用博大的母爱,从1979年起,30余年如一日照顾无任何血缘关系、身患残疾的老邻居郑中光一家两代人,紧紧维系着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帮助他们走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冯凤仙是他们的老邻居,同时又是他们的“监护人”,他们家无论大事小事,从工作到住房,从生病到去世,冯凤仙总是第一时间赶到,当成自已家的事尽心尽力。自已出钱请保姆,带着自已的二个女儿帮着拆洗床单、被褥、衣服,给老人洗澡、洗头,服侍大小便。平时帮着买这买那,问寒问暖,过年过节更是送钱送物,每当犯病,冯凤仙一垫就是几千元的医药费。冯凤仙及其家人所付出的一切,感动了周围的人,人们都说沈家是冯凤仙最亲的亲戚,有时她也累也烦,但她说“象沈家这种情况,多么需要人来帮助啊,让我放手不管,我实在看不过去,也做不到,而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我也体会到了人生的真正快乐。”

2015年参加常州市供电系统尚德讲堂即尚德故事会被授奖,夫妻二人现场讲述他们的故事。

如果,把一个家庭比作木桶,那么家里的主心骨,就是桶上的那道箍,箍在,桶就不会形,30年来,77岁的退休职工冯凤仙,始终如一的照顾无任何血缘关系,老弱病残的郑中光一家两代人,用博大的母爱,紧紧维系着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帮助他们走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

落户安家

1979夏天的一个傍晚,冯凤仙刚下班,有位老太找上了门,这是她婆婆的老邻居郑中光的母亲胡风卿。交谈中得知,胡风卿丈夫已去世,还有一儿一女。1969年下放到溧阳农村后,贫病交加,女儿郑中光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现在听说下放户有返城政策,郑家在城里无亲无友,来找老邻居打听一下。得知郑家情况后,热心的冯凤仙答应帮着过问一下这件事。谁想这一过问,就是30个年头。

冯凤仙热心关心残疾人邻居,经常上门了解他们的的情况,陪伴他们外出散心。

半个月后,郑家母女及3个小孩回到了常州,当时郑家下放后家里的公房已由国家收回,她们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冯凤仙毫不犹豫地把她们领回了家。当时冯凤仙夫妻俩还有婆婆、两个女儿、一个小姑子全家6口人住在电子新村一套30平方米的公房内,还要容下沈家母女一大口,只好“螺丝壳里做道场”,让自己的小女儿住到了外婆家,再将家具叠的叠,堆的堆,尽量利用空间,才把沈家老少5口人安顿下来。

住处安顿好后,为解决她们的经济来源,冯凤仙跑有关部门,终于让郑中华进了一家纺织厂上班。可才上了5天班,郑中华病情发作,厂里要将她退回民政局去。冯凤仙缠住厂领导磨破嘴皮,许多人都被她为一个非亲非故的家庭如此奔走而感动,最后厂方给郑中华办理了一个病退,总算有了劳保。

为了缓解住房困难,冯凤仙出钱为郑家几口人在外租了间房子,房租费一付就是两年。而当时冯凤仙一家的生活并不富裕,夫妻俩每月工资加在一起才百来元,两个孩子还在读书。此后,她找到了当时的市委领导反映郑家的情况,1982年在市领导的亲自过问下,沈家终于有了自己的住房。

再施援手

早在几年前,郑家的儿子郑中光就因为“说错话”被关进监狱,1980年,他获得平反出狱了,但人却变得呆头呆脑,精神不大正常。冯凤仙又看不过去了,她说“他也是人啊,应该享受到正常人的权利。”于是她又到处奔波为他寻找工作,最终一家木器厂接纳了他。有了工作后,郑中光的性格慢慢开朗起来。此时冯凤仙又帮着她组建一个小家庭,冯凤仙自掏腰包给他们买来家具,又发动丈夫、女儿、女婿为他们油漆地面、粉刷墙壁、布置新房,还为他们在饭店办了3桌酒席。让他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

几十年如一日照顾无亲无故的残疾邻居,十六年前泛黄的照片记录了他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情谊

岂料,刚安顿好小的,老的又出事了。1983年,胡风卿中风瘫痪在床,此时的郑家早就依赖上了冯凤仙,家中无论大事小事均要向冯凤仙讨主意、寻帮助,这次自然又来向她求救了。冯凤仙赶到胡风卿床前,为她拆洗床单、被褥、衣服,给她洗澡、洗头,服侍她大小便。可冯凤仙当时还要上班,自己家里还有一摊家务,两个女儿便趁空余时间接替母亲轮流照看胡风卿。

家庭是最好的支持者,对照顾贫困残疾邻居,夫妻二人没有分歧,没有怨言,有的就是克服自身困难,默默地付出

为了让胡风卿得到更好的照料,冯凤仙出钱为她请来了保姆,这一请,就是3年多,直到胡风卿1990年去世为她操办了后事。在照顾胡风卿长达7年的日子里,冯凤仙及其家人所付出的一切,感动了郑家邻居:都说久病无孝子,自己的子女也做不到这样呵,郑家真是遇到好人了。胡风卿更是多次拉着冯凤仙的手说:“认识你,是我们家的福气,只能来世报答你了!”

关怀不断

送走了老人,冯凤仙内心的忧伤还未完全平息,郑中光家又出事了!原来他的妻子牛英家族也有精神病史,牛英发病后,对郑中光又骂又打,将家具摔的摔、砸的砸,家中无法安宁。从此,冯凤仙又担负起监护郑中光、牛英夫妻的责任。1993年冯凤仙退休后,她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郑家,时时刻刻关心着这一对苦命夫妻,平时帮着买这买那,洗洗擦擦,问寒问暖,过年过节送钱送物。每当牛英犯病要治疗,冯凤仙总是帮她付医药费。10多年来,为了给牛英治病,她与德安医院精神防治所的池主任成了老朋友。直到现在,牛英每月的用药还是由冯凤仙料理。这么多钱,冯凤仙为沈家用过多少钱,她也记不清了,冯凤仙对沈家的情义,得到了家里人的支持。老伴刘雅敏先生,曾专程去西安为刘小英购买药品。

快80高龄冯凤仙依然爱读书爱报,关心国家大事,热心社区公益活动,是居民爱戴的老大姐。

现在,冯凤仙已步入老年,自己也曾因乳腺癌开过刀,虽然她的体质已不如从前,不能天天上郑中光家看望了,可她每天仍然挂念着郑中光、郑中华兄妹两家,电话联系是冯凤仙每天必做的事。有人开玩笑说“沈家是冯凤仙家最亲的亲戚”,冯凤仙总是笑眯眯地说“是啊,是亲戚啊,所以要帮一把啊。”有时她也累也烦,但她说“象沈家这种情况,多么需要人来帮助啊,让我放手不管,我实在看不过去,也做不到,而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我也体会到了人生的真正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