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情日记:从“拒访”到“追访”再到“送访”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7日16:36    来源: 中国常州网     发布人:孙靓            返回专题首页
选择文字大小  

从“拒访”到“追访”再到“送访”

——一位常州党校同志的民情日记

袁崇安

    今天,根据“大走访”活动的安排,我和我的同事第一次来到金坛区东城街道五联村走访群众。我们走访的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村,青壮年农民大多出去打工了,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孩子。这里的村民普遍家境殷实,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农民也比较满足,不仅对自己的生活知足,而且对地方的公共服务、镇村干部的工作也比较满意。

常州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王定新询问正在收割水芹的老人水芹生产情况。

    走近了,才真切地感受到农民的淳朴。多数农户都比较热情地接受了我们的访谈。但是,也有一位老人起初并不乐意接受我们的联系卡,推来推去,好像对我们并不欢迎。后来,我们了解到老人的儿子是部队的干部,他经常住到儿子家里去,很少回村,他做过食道癌手术两年多没有复发,对生活很满足。看来,对于这样的老百姓来说,我们的走访调研是“多余”的。这时候,我们政府部门及公职人员就应该扮演好“守夜人”的角色。他们需要我们的时候,应该是他们遇到困难,或者公共服务做得还不够好的时候。

常州市委党校经济学博士认真记录村民反映情况

常州市委党校经济学博士认真记录村民反映情况。

    特别有意思的是,大约半小时之后,那位开始拒绝我们的老人骑着电动车急匆匆赶过来“追访”。原来是我们走后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要向我们反映。他说,医疗改革后,农村医疗点只配配药,不挂水了,村里的老人去市区医院看病很不方便。也有私人诊所偷偷挂水,而且收费比城里的医院还贵。群众的“追访”是对我们的信任,更是对政府的期盼。许多这样的“小”问题,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进行反映,而一些政府部门也并不知道像农村老人这样少数群体的特殊需求,这中间缺少一种经常的、有效的民意沟通机制。

3月18日,常州市委党校袁崇安在走访中村民(中)骑电动车追赶上来反映问题

走访中,村民(中)骑电动车追赶上来反映问题。

    一天走下来,到吃晚饭的时候,我们正要收工,却被一位老太太“截访”了。她老伴得过中风,后又有抑郁症,再后来对症后才得以控制。儿子得过病不能干重活,在附近企业打工但收入不高。老太婆压力很大,好在孙女争气,考上了大学,给一家人带来了希望。实际上,老人知道我们并不能解决她家的实际困难,但依然对我们千恩万谢,送了好远。我们只是倾听了她的倾诉,提了一些建议,说了一些鼓励和宽慰的话。大概我们让她感受到了来自党委政府的关心,所以才絮絮叨叨所说了那么多,并且说了那么多感谢的话。人在困难的时候,总是需要有人关心的,哪怕一句嘘寒问暖的话。对普通群众来说,政府工作人员专程登门拜访,代表一种来自“父母官”(人民群众的传统心理)的问候。

常州市委党校同志在农资商店与店主、老支书、村民访谈

常州市委党校同志在农资商店与店主、老支书、村民访谈。

    从老人家里出来,一位老太太端着饭碗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张纸片,写着她的名字,主动说她已经写好了,方便我们登记。她应该看到了我们走访的工作流程,知道我们要做登记。我想,把这种情况叫做“送访”吧。聊下来,她并没提什么困难,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利益诉求。一片几户人家也主动走出来,找我们谈。这和上午我们到处去找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来是我们的工作方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与信任;二来的确有的人家有些问题反映;三来更多是像前面端着碗出来的老太太那样,他们的潜意识里是你们去了他家,也要到我家来,“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农民朴素的公平意识,更代表了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一种信任。

    这一天的走访有很多戏剧性的情节,从“拒访”到“追访”、“截访”,再到“送访”,我们与群众一步一步拉近了距离,一步一步获得了他们的信任,而我们在走访中深切地体察了民情民意、民风民俗,同时了解了部分群众的困难与发展中出现的矛盾,征求到了一些富民发展的意见建议。从这些现象中,我们能够综合出农村农民农业基本状况,引发我们对于现代“三农”政策与公共服务的考量,启发思考,增强群众意识。这是对我们机关干部一次极好的群众路线教育。(市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