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斤莽币,两千年岁月
2018年05月25日 08:57 来源:综合

2016年2月27日,下午3时许。陕西兴平市阜寨镇南佐村十南组,老裴家正准备盖新房,挖掘机已掘开一条基槽,约1.2米深。60岁的老张正站在基槽内,用铁铲平整槽壁。一铲下去,槽壁上突然现 出一个黑洞,碗口大,老张觉得古怪,扩大洞口,再探头一望,惊呆了!原是一个钱窖,里面堆满古铜币。随着老张一声召唤,其他干活的村民都围拢过来,大家都很兴奋。

老张蹲在地上,从洞口一把一把往外掏古币。一个小时过去,掏出来的钱币越堆越多。为防止哄抢,老张把古币装袋,扎严。由于古币数量巨大,价值也无从知晓,几位村民商量后,立即报警。阜寨派出所民警和兴平市文物稽查大队相关人员 迅速赶到现场。民警首先对古币进行称重,将近千斤。文物工作者初步判断,这是新莽时期的一个钱窖,币种主要有货布、货泉、和大泉五十,距今已两千年。

关中地区向来被誉为文物之乡,有人说,随便在田野上走趟路,都可能踢出个宝贝。1984年12月21日,宝鸡县(今陈仓区)周原乡东王村一村民在家盖房挖地基时,发现一堆古币,约20余公斤,1300多枚,除少数锈结成块外,多数完好,文字清晰。经专家清理鉴别,确认为新莽币中的货布和货泉。

2015年7月28日,宝鸡陈仓一小区建房,挖地基时发现古代钱窖,由于现场施工人员未报警,引来众人哄抢。事后,警方仅追回古币40公斤。经鉴定,这批重见天日的文物为新莽币,含大泉五十、货泉、货布和小泉直一等币种。

老乡频繁挖出新莽币,对于文物遍地的关中大地、特别是对于青铜之乡的宝鸡来说,并不算稀罕事。此外,各地新莽钱范不断被发现。2015年5月,我行走周原大地,参观不少博物馆,得以见识各类莽币钱范。在宝鸡的博物馆,我看到了“货泉”钱范,青铜质,形似盘状,呈圆角长方形,阳文;还有“大泉五十”钱范,青铜 质,略呈正方形,阳文。我把随身携带的一枚大泉五十,与此范对照,颇不一致,心中不免疑惑。馆员贺娟这样解释:大泉五十是新莽朝通行货币中流通时间最长、 也是莽币中铸造最多的货币,当时官铸私铸相杂,轻重悬殊,不同时地又采用不同的钱范,故大泉五十的版本相当复杂,至今无法确知有多少版别。

美人赠我金错刀

西府渭水之滨,有个古山村,名叫高家镇。出镇沿路西行,遥见山岭逶迤如蟒,奇峰耸立,当地村民皆谓之“蟒挡山”。2015年5月下旬,我采风诗经故地,寻访 周原,过解甲滩村,见“蟒挡山”之名怪异,遂请教田野村老。当年刘邦据守关中,已显露帝王气象。一日行军,途经此山,忽见巨蟒挡道,刘邦拔剑断喝:“何方 妖孽?”欲斩大蟒。蟒说:“等你久矣。早年,你在芒砀山想取我之命,我本异形,谈何容易。多年来,我一直寻你复仇。今日你斩我首,我咬你头,你砍我尾,我 咬你脚!”刘邦大惊:“既如此,我斩你腰。”手起剑落,腰斩巨蟒。然此巨蟒非同寻常,后托生为汉元帝王皇后的侄子王莽。王莽实施报复,毒杀汉平帝,硬是在 老刘家的西汉和东汉中间,闹出一个 15年(公元8年至公元23年)的新莽王朝。

王莽称帝前,因刘婴年幼,就仿效周公辅成王,以摄政名义居天子之位,做了几年代理皇帝。只是这皇帝很不好当。当年汉武帝大举进攻匈奴,虽然取得胜利,可大规 模的战争也给国家带来创伤,加上各地旱、蝗、瘟疫、黄河决口改道等灾害不断,人口锐减,国库空虚,豪强地主大量兼并土地。为了大规模的敛财,王莽开始了货 币改革。

 王莽第一次货币改革在居摄二年(公元7年),此时五铢钱仍大量使用,新铸大钱五十、契刀、错刀,三种,与五铢钱并用。著名的“金错刀”币亦由此诞生。

  我们现在看见金错刀币,首先想到的是,这就是一把铜钥匙。早年在农村,我曾亲见有人将这样的“铜钥匙”和其他钥匙串在一起挂在腰间,而且“铜钥匙”已被磨得 光亮,只是谁也没想到那就是被文人泉友争相赞誉的金错刀币。此币造型奇特,由刀环与刀身两部分组成,刀环像外圆内方的铜钱,以错金工艺嵌金质篆书“一刀” 二字;刀身平直,刀面有篆书阳文“平五千”三字。金错刀的最大特征就在于“一刀”二字的错金工艺:刀坯铸出来后,錾刻出“一刀”字槽,然后嵌入金丝,最后 打磨,使字面与钱面平齐,这样,金和刀体严丝合缝,浑然一体。

2015年5月下旬的一天,我参观了岐山县博物馆。在这个以珍藏商周青铜器为主县级博物馆里,我看到了心仪已久的金错刀。这枚“一刀平五千”币由青铜浇制,保存十 分完好。通长7.2厘米,刀环上嵌黄金“一刀”二字,字体俊美,金光闪光,虽经2000年,金字镶嵌仍然坚固。刀身上为阳文“平五千”三字,意为一枚刀 币,可当五千枚五铢钱,二枚可兑黄金一斤,王莽又“禁列侯以下不得挟黄金”,可见其目的是攫取民间财富。

金错刀是我国古代唯一采用错金工艺的流通钱币。整个币形古拙沉稳,厚重的气息里又透出俊秀之美,币面铭文书写顺畅,气韵流动,在设计上匠心独具,其艺术价值远远超过它的使用价值,当属钱币中的极品,惜因金错刀币值太大,很难流通,两年后即废止,故传世者极少。

  据馆员介绍,这枚金错刀,由村民上交而来。1987年5月4日,家住岐山县曹家乡的张孟岐来到县博物馆,上交一批新莽币,其中金错刀二枚、契刀一枚、货布一 枚,还有二十六枚大泉五十和货泉,加上一面铜镜,馆里给他奖金七元,加上交通费、误工费,共计付给他20.06元。而在2010年的嘉德春拍会上,一枚金 错刀的成交价已达到72800元。

金错刀币一经问世,立即受到文人们的珍爱。一百年后,张衡写下了“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的诗句。李白、杜甫的作品中,都有描写金错刀的诗。北宋 著名学者刘敞,有次宴请诗人梅尧臣,席间特意从怀里取出珍藏多年的两枚古币,一枚是齐国刀币,一枚是新朝“金错刀”以助酒兴。梅尧臣见此宝物后惊叹不已, 念念不忘,遂写诗纪念:“探怀发二宝,太公新室钱……次观金错刀,一刀平五千。”

“六泉十布”与“悬针篆”

2015 年5月29日。我到达户县大王镇,参观兆伦汉代铸钱遗址。具体地理位置在兆伦村、梧村之间。遗址已被铁栅栏围住,周边树木青青,是片寂静的村野。谁也想不 到,两千年前,这里曾经是炉火熊熊、戒备森严的国家铸币工场。现为国家重点文保单位,总面积将近百万平方米。兆伦铸币遗址的发现,在我国货币史上具有划时 代的意义,它比英国国家统一造币厂早一千多年。

20 世纪50年代,因苍龙河改道,开挖新河,自东南向西北穿遗址而过,曾挖掘大量陶范,而且当地村民在建房、劳动时,也经常发现大批量的范窑、陶范等铸币遗 迹。后经考古发现,以西汉五铢钱范、尤其以新莽时期的多种钱范为多,质地为铜范和陶范。其中新莽钱范有一刀平五千、契刀五百、大泉五十、小泉直一、幼泉二 十、中泉三十、壮泉四十、货泉、大布黄千、次布九百、幼布、货布等十余种。

后来在扬州采访古泉藏家陈晓友时,曾谈到莽币的“六泉十布”。他说,集币四十载,已收藏万枚各时期铸币,惟“六泉十布”也只数枚而已。古今泉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集币者以手中六泉十布多少论高低。由于“中泉三十”、“壮泉四十”存世极少,藏者也只能望币兴叹。

清代著名诗人龚自珍也是一位莽币的粉丝。他藏有金错刀、壮泉四十等珍品。他在《甲乙编》记载:“莽之十布,余获藏其八品,独少壮布、幼布耳。”据此,龚自珍已是泉林高手了。拥有全套“六泉十布”者虽然凤毛麟角,但也有成功者。2010年北京的一次春拍钱币专场中,一套完整的六泉十布以44.8万元成交。

如果金错刀是以形制取胜、让人一见惊艳的话,那么悬针篆则是莽币让人着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其中又以“货布”为代表。货布通长约5.6公分,造型奇巧,铸工 精良。货布二字气宇轩昂,为“悬针篆”,字体飘逸流畅,若高跷轻舞,又如高峡飞瀑,干净利落,清爽无滞。纤细中显出挺拔之气,隽秀中蕴藏阳刚之美,是中国 铸币史上的经典之作。

此外,莽币中还有一枚充满传奇色彩的绝品:国宝金匮直万。现存世仅2枚,一枚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另一枚散落民间,未知所踪。此币长6.2公分,钱缘流铜 参差不齐,系出模后未经打磨,可知未能正式流通。上部为方孔圆形,篆书“国宝金匮”四字;下呈长条方形,篆书“直万”两字;上下两部相连接,造型拙朴奇 特,制作精美,被誉为古泉魁首。

清代学者、钱币收藏家戴熙在《古泉丛话》中说:“(王莽)为古今第一铸钱手,人皆有一绝,莽为钱绝。”此也可称为钱币艺术史上的“绝评”。王莽新朝虽然短 暂,推行的各项改革芜乱庞杂、弊端丛生,最后均以失败而告终,但王莽仍不失为一位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政治家,他在数次货币改革中所铸造的大量精美钱币,阴 差阳错为中国钱币艺术史书写了精彩篇章,并成为泉林佳话,让人们津津乐道。

苏ICP备08009317号-4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2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