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治污明星”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1日 15:23   来源:常州经开区   作者:

    全国“治污明星”是怎样炼成的?

    ——对话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福昌

    沈福昌是横林镇新东方村的一个农民,上世纪80年代,他创办了北湖溶剂厂(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利用扬子石化股份公司的精对苯二甲酸(PTA)残渣提取工业醋酸。面对越积越多的化工残渣,他从办化工企业成功转型为专门处理化工残渣的“土专家”,并在全国各地创办多家企业,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被誉为全国“治污明星”。

    失败是成功之母

    记者:沈总,1986年,您创办了北湖溶剂厂;2001年,正式成立江苏福昌化工残渣处理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

    沈福昌:简单说来,前者是一家化工企业,而后者则是专门处理化工残渣做环保的企业。1986年到1993年,工厂利用扬子石化股份公司的精对苯二甲酸(PTA)残渣提取工业醋酸,虽然赚了点钱,但留下来的3000多吨化工废渣成了压在我心上的一块石头。残渣越积越多,企业最终只能关门。为此,在以后的6年时间里,我一直专注于为这些残渣找出路,直到1999年,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2001年江苏福昌化工残渣处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记者:在这过程中,一定碰到许多困难吧,您又是怎么克服的呢?

    沈福昌:对于处理化工残渣,当时世界上流行两种方法,一是密闭式深坑填埋,美国就采用这种办法,然而,每吨填埋成本在2000元以上。二是利用柴油或液化气助燃进行高温焚烧,当时,只有美国和德国两家公司生产的化工残渣焚烧炉可供选择,但成本更高,一台10吨的焚烧炉需要3000多万元,核算下来,每处理一吨残渣需要5000多元成本。

    为此,我决定自己研制焚烧炉。从1993年到1999年的6年时间里,我想尽了各种办法,自制了几十套“土炉子”,交了300万元“学费”,36次试验全部宣告失败。但是,我并没有灰心,最后,利用高空抛洒的办法,终于解决了焚烧过程中的难题,并申报了多项国家发明专利。省环保部门的领导来公司现场察看后,给予我极大的鼓励,并下拨了10万元奖励资金,支持我将这一研究成果产业化。

    华丽转身踏上治污路

    记者:甩掉了化工残渣这一包袱,您当时是怎么想的?

    沈福昌:我找到处理化工残渣的办法后发现,其实化工残渣并不是我一个人头疼的事,而是一个困扰整个人类的难题。在处理自己厂里的化工残渣过程中,有许多厂家都找上门来,希望我们帮助处理化工垃圾。当时,他们愿意把化工残渣按每吨1000元的价格卖给我。这1000元就成了我的净收益。因为我们在处理这些残渣时,还能从中回收钴、锰等贵金属,而这些回收到的贵金属已足以支付处理成本。所以,企业从开始的单纯利用精对苯二甲酸残渣提取工业醋酸的业务,转到了专门回收处理化工残渣上来。

    记者:沈总,说说您的产业化处理化工残渣过程吧。

    沈福昌:2001年,江苏福昌化工残渣处理有限公司(2007年7月更名为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先后建成了3套免燃料、自控型PTA废渣焚烧处理装置,每年承接处理了包括扬子石化、仪征化纤等10多家石化企业的2000多吨化工废渣。经上级环保部门测试,结果显示:焚烧中烟尘、二氧化硫、甲苯、氮氧化物及二噁英等9项污染物排放浓度全部优于国家危险废物焚烧标准和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公司因此还获得了江苏省“清洁生产企业”、全国“环保示范企业”等称号。

    面对世界上最发达国家处理化工废渣的现状,我有绝对的理由自豪——国内外同行在焚烧化工废渣时,每吨要用掉200—300公斤柴油,而我们的焚烧炉不需要一滴柴油,而且焚烧一吨废渣能产生5000大卡的热能,相当于一吨煤的能量,还可回收利用。

    治污经验在行业内备受关注。2012年2月,我出席了2012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会上,“免助燃有机化工废渣焚烧处理技术及应用”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从北京回来后,一些国家和省市媒体纷纷前来采访,我更是被冠以全国“治污明星”的称号。此外,我还分别荣获江苏省“十大优秀专利发明人”、国家“发明创业奖”等荣誉,成为国家发明委员会成员。

    “美丽中国”的福昌贡献

    记者:我知道,您在治污道路上的贡献远不止此,这方面能请您谈得更具体一些吗?

    沈福昌:我以为,荣誉的获得并不是终结,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在处理化工残渣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基础上,我并没有止步,而是在这条道路上继续不断探索,先后拥有了废气净化装置、烟气急冷装置、热能再利用木屑处理装置、焚烧炉送料器、废气净化处理方法及装置等国家发明专利技术。

    为了使企业更上一层楼,公司建立了省级有机化工废弃物资源化处理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成立了省级研究生工作站,与中国科技大学、上海同济大学及常州大学等国内高校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在有机化工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与处理、焚烧炉设备研发、消防高端技术等领域开展了广泛合作。

    目前,我们已拥有60余项国家发明专利,并通过PCT国际专利申请了多项国外专利。先后有8项成果通过中石化、省、市新产品新技术及科技成果鉴定,有10余项研发成果应用于生产。同时,公司先后获得了国家发改委重大装备本地化专项国债资金、国家科技部科技创新基金及江苏省重大科技成果转化专项资金的扶持与奖励。

    我们的经验也受到了全国各地的关注,公司应邀在南京、扬州、泰兴、嘉兴等地办起了多家有机化工废弃物资源综合利用与处理、危险废弃物处理企业,年处理能力达10万吨,先后为扬子石化、扬子—巴斯夫、美国塞拉里斯、亚东(上海)石化、浙江三菱、宁波台塑、嘉兴石化、汉邦(江阴)石化、沈阳石蜡、兰州石化、齐鲁石化等数十家中外石化企业及其周边地区数千家化工企业处理各类化工残渣上百万吨。目前,我集团已与上述企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记者:沈总,您今年已经71岁了,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呢?

    沈福昌:创新永无止境,“环保行动”也永远在路上。自从2007年7月成立江苏福昌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后,企业就已经从原来的化工企业转型成为一家专业处理化工残渣的环保型企业,实现了从污染企业到“环保卫士”的华丽转身。

    如今,我虽然已经71岁了,企业也已经走上正轨,公司无害化、资源化、减量化处理化工废渣的技术和经验已逐步成熟,我的儿子也已经开始接班。但是,环保是福昌科技的终生事业,我们将进一步搞好资源利用,推进循环经济,为“美丽中国”建设、为人类的环保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打印】【关闭】【收藏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