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的常州群众小百货,比如今网红店的势头大多了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18日10:42     来源: 常州晚报     发布人: 孙靓

    档案里的40年·城

    当年,买根针都要去群众小百货商店排队

    常报全媒体讯 “群众小百货商店?在哪里?没听说过嘛。”联系采访选题的时候,总会听到这样的答复,的确,对于90后甚至一些85后来说,群众小百货可能是个陌生的名词。

    在上个世纪70和80年代,常州南大街上的群众小百货商店,比今天的一众网红店的势头大多了。顾客自发排着长队买东西是店门口的常态,这是跟有些雇人排队的网红店最大的不同。

    本世纪初,随着南大街的改造,群众小百货商店正式消失在了大众的视线,当年的员工们,也多是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人。

当年的群众小百货

    当年,在群众小百货,凡是能拆开卖的,都拆开了

    1982年,刚刚高中毕业的冯越明报考了营业员,很快就被录取了,从此开始了她在群众小百货商店4年的工作生涯。

    冯越明回忆,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上海的白猫牌洗洁精第一次进到门店里,3.4元一桶的价格让很多顾客想买又下不了手,毕竟,当时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只能买十桶洗洁精。店里再一次拿出卖洗发水、雪花膏时用过的老招数:把大桶装拆开来,零拷。

    当时的群众小百货有三个柜台:小百货、小五金、化妆品,化妆品柜台最贵的面霜,是上海家化的珍珠银耳霜,2.54元一瓶,普通一些的面霜、洗发膏、头油,主要有雅霜、百雀羚、牡丹、海鸥等牌子,都是零拷,全都可以从大桶里挖出来零卖。

    膏状质地的化妆品,怎么称量呢?冯越明说,有办法。像雪花膏,是用一片大概两个手指宽的竹片把雪花膏挖出来,然后用天平称量。

    当然,在结婚这样的人生重要日子,2.54元一瓶的珍珠银耳霜是标配也是必备,冯越明说,那时候新人置办结婚用品,要买一个镜箱,同时在店里把梳子、镜子、珍珠银耳霜等梳妆用的东西全都配齐,放进镜箱里。“珍珠银耳霜是红色盖子,买一瓶,既讨个喜气,也有了面子。”

    当年,在群众小百货,1分钱可以买到两根针

    针线、钮扣、鞋带、钉子,所谓小百货,就是平常人家过日子必须会用到的种种小玩意。这些小百货,在大型百货商店里也有卖,但是品种不全,或者有的店根本不屑于卖。

    1980年进入群众小百货上班的顾玲说,当时大家的工资都只有三五十元,物价低,钱很值钱,店里最便宜的商品是缝衣针,1分钱可以买到两根针,贵的商品也只有三五元,没有超过10元钱的商品。要结婚的新人来置办婚礼用品中零零碎碎的小件,三四十元就能买全了。

    由于一次可以买齐很多小东西,市区、乡下的顾客都涌到这里来,除了七八月份稍微清淡点,其他月份都是旺季,冯越明说,店门前几乎每天都要排队,在店里做营业员很辛苦,但又是自豪的。

    据冯越明和顾玲回忆,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群众小百货商店都是没有空调的,只有一台大电扇,由于店门朝西,夏天太阳西照热得不行,冬天不管多冷店门都必须大开着迎客,连个门帘都没有。有一次,冯越明上班时在左手上戴了一只手套,被领导看到了让她立刻摘下来。

    店里当时几乎是清一色的女员工,售货、进货、值班全都是娘子军团在干。百货店当时的进货渠道是吊桥路上的一家物资批发站,距离店里虽然不算远,但踩着三轮车搬一车货回来还是有点吃力的。员工们每天晚上还要轮流值班,两人一组睡在店里,每天早上7点半开门营业,值班的人最迟6点半就要起来,打扫卫生、到双桂坊泡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