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征烨:“无”“新”“聚”,造就常州文化创意产业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04日08:52     来源: 常州日报     发布人: jaj

“无”“新”“聚”: 造就常州文化创意产业

鲍征烨

    改革开放以来,常州文化创意产业保持了高速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提升。党的十八大以来,常州文化创意产业体系加快构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深化,一批文化创意企业和品牌做大做强,常州文化创意产业实现年均30%以上的增速,增加值增幅均高于当年全市GDP增速和全市服务业增加值增速。

    40年前,常州仅有的红梅公园、东郊公园、人民公园都是收费公园。当时接待外地来客的选择往往是安排车辆,陪同去无锡、苏州,甚至上海、南京和黄山。上世纪90年代,常州市政府与原地矿部、国土资源部三方签约,建设中华恐龙馆,保存恐龙化石。恐龙从此成为常州的城市名片,中华恐龙园成为常州文化创意旅游产业的标志,“无中生有”成为常州文化创意产业成功的典型;从此在常州市的新兴产业中,文化创意产业异军突起。

    常州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既是文化强国的需要,又是城市发展高附加值产业的必然选择。常州文化创意产业起步之前,国内并无成功经验可供参考,属于“摸着石头过河”。然而,常州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转型与国家扶持文化创意产业不谋而合。恐龙园三方签约之日正是国家文化创意产业起步之时。1996年,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文化经济政策的若干规定》,全面提出一整套文化经济政策。1998年,文化部设立文化产业司,标志着我国正式将文化产业纳入政府工作体系。这也标志着我国改革开放时期重视并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起步。2003年,恐龙园筹划将主题博物馆发展模式转化为主题公园+旅游社区之时,《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进一步确认了文化产业的战略地位,国家开始将文化产业列入国民经济的重要产业,为此后以常州恐龙园为代表的常州文化创意产业腾飞埋下了重要伏笔。

    回顾常州文化创意产业的成功之路,关键是抓住了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无”“新”“聚”的精髓。

    所谓“无”,体现出对文化主题的嗅觉敏锐。常州的文化创意产业从零起步,“无”中生“有”不难,难就难在这个“有”是否具备重要的商业价值。空缺的主题很多,像恐龙主题这样受众广而且具备商业潜力的就稀少了。由于电影动漫频频将恐龙作为创作素材,斯皮尔伯格拍摄的《侏罗纪公园》在1993年上映,轰动全球。因此常州恐龙园成名前,已具备了相当规模的潜在市场。对文化元素的敏感性使得常州准确把握住了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先机。此后的嬉戏谷、淹城都是在总结常州恐龙园的得失经验上展开的。

    所谓“新”,是指文化创意的发展离不开创新和突破。2008年,常州创意产业基地挂牌成立,常州围绕常州恐龙园起家,细思恐龙的文化属性——恐龙主题并非专属于某一国或者某一民族的特定文化,完全可以通过一定的文化情境的要求进行合适的调整与改变,使其适应商业发展需求。常州从零开始,在吸收借鉴国内外优秀文化作品的基础上延伸创造,时至今日已经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恐龙主题文化产业链。

    所谓“聚”,常州以恐龙园为核,吃透“文化旅游城”和“创新创意城”的精髓,已初步形成以“三大主题内容”为板块、“一谷多点”的产业布局。以规划面积8平方公里的北部“创意产业基地”为创意创智谷;以“运河五号”创意街区、中华纺织博览园、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为主体的中部“运河文化创意产业带”;以科教城、动画产业西太湖基地、嬉戏谷为主体的南部“创意产业综合板块”。将“中华恐龙园”“国家动画产业基地”“国家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整合成立创意产业基地,打造以创意和内容生产为核心、龙头企业为带动、产业基地为集聚的现代文化产业格局。

    常州缺少旅游资源,在发展文化创意旅游产业上先天不足;然而,时至今日,常州已成为“无中生有”文化创意旅游产业的典范。近年来,常州围绕“创意旅游、城市旅游、乡村旅游”,创造性地发展文化创意旅游业:“无中生有”恐龙城、“小题大做”天目湖、“点土成金”古淹城、“借题发挥”大佛塔、“虚实结合”嬉戏谷、“移花接木”盐湖城、“人文荟萃”古运河等一批重量级旅游产品,在华东地区乃至全国已具有一定的影响力。2017年实现旅游总收入953.65亿元,比上年增长14.4%;旅游接待6600.42万人次,比上年增长9.9%,旅游经济指标增幅在苏南领先。常州从过去的游客输出地,一跃成为长三角旅游首选目的地之一。常州借助文化创意产业将旅游明星城市建设放在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大格局中来谋划,形成多点支撑发展的大旅游格局。常州市委十二届六次全会更是明确提出,促进现代服务业加快发展,围绕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和休闲旅游目的地建设,塑造高质量的旅游明星城市。

    上世纪80年代,“小桌子上唱大戏”“双手舞出八条龙”是《人民日报》对常州经济发展模式的概述,并认为这是全国中小城市发展经济的“样板”。而常州文化创意产业正是延续了这样的模式,无中生有、敢想敢拼,在产业集聚、产业成链、融合互动等方面走出独特路径,充分发挥了先发优势和自身特色。回顾常州文化创意产业的高速发展,既有国家改革开放对文化创意产业的大力扶持,更是体现了“勇争一流、耻为第二”的常州精神。当前,国内文化创意产业竞争趋势愈发激烈,常州要重视知识产权和科技因素在发展进程中的作用,落实市场机制在发展模式中的决定性作用,明确方向、集中力量、开拓创新,让文化创意产业的明天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