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武进集中医学观察点 这里接收了53名接触者
2020年02月02日 21:37 来源:常州晚报

    常报全媒体讯 2月2日上午10点多,位于武进区的一家宾馆迎来11位特殊的客人,他们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史,体温正常没明显症状,需要在这里进行隔离观察。

    作为武进区第三个集中医学观察点,1月30日宾馆正式启用,截至目前(2月2日下午5点)已经接收了53名接触者。宾馆内三层共77个房间都用作隔离人员的住所。每一层有一名护士长和四名护士负责,她们全部来自武进中医医院,还有一名警察和一名辅警、三名保安轮岗控制人员进出。

    作为集中医学观察点的负责人,武进中医医院副院长王鹏接到武进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安排,从1月29日下午2点开始在中医院各部门的配合下指挥、参与隔离点的改造,并连夜建设完成。此前,他还筹备了武进第一个集中医学观察点——武进区党校,仅1月28日晚上11点到凌晨三点共五个小时,一下子就收了16个警方设卡检查的从湖北地区返回武进的人员,100多个隔离房就快满员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接触者和工作人员分开进入宾馆,接触者从西门进入,工作人员从南门上下。工作区只有一个出入口,分为缓冲区、清洁区和生活区,隔离区和工作区之间只留了一扇门,这扇门只有医护人员才能开启并进出。

    “隔离区必须穿好隔离衣,戴帽子、护目镜和一次性薄膜手套,穿鞋套或防护靴才能进入。”王鹏介绍,缓冲区是医护人员脱掉防护装备的地方,清洁区是穿戴防护装备和工作的区域,生活区供他们休息,为了家人安全,护士们基本都住在这里不回家。

    每天护士都会定时进入隔离区为接触者量体温,询问身体情况,发放三餐、收垃圾和空气消毒。一套隔离区域流程贴在墙上,医护人员严格执行。隔离者家属不能前来探视,送来的物资也必须由医护人员送进隔离区。

    从1月25日开设党校集中医学观察点以来,10天内王鹏没休息过一天,最紧张的时候每天只睡4、5小时,一天要接100多个电话协调各方面,最晚凌晨3点都会接到工作电话,一度因为缺乏睡眠而情绪低落。“最初的三天是最煎熬的,等到接触者陆续收治,观察点的流程、管理越来越顺,我才稍微喘口气,宾馆这个点筹备起来就比较平稳了。”

    武进这次应对疫情的措施非常严格,只要明确了确诊者的行踪轨迹,所有的接触者都会一一通知到,并上门劝说来观察点隔离。“有一些接触者只是在同一时段和确诊者在一个面馆吃面,没有靠得很近,但是经过疾控中心的流调证实后也要送过来隔离。”王鹏说。

    今年44岁的王鹏是武进中医医院领导班子里最年轻的一位,临危受命,他没有一丝推脱,“我是党员,我先上”,面对疫情没有时间犹豫,他说,任务一下子就来了,只有做实事才能免于对病毒的恐惧,保护人民生命安全,获得最后的胜利。

    “隔离的日子很煎熬,很感谢这些接触者配合,他们不仅是对自己和家人负责,也是对所有常州市民负责。”王鹏说。

    (赵霅煜 周洁/文 照片由武进中医医院提供)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探访武进集中医学观察点 这里接收了53名接触者
2020年02月02日 21:37 来源:常州晚报

    常报全媒体讯 2月2日上午10点多,位于武进区的一家宾馆迎来11位特殊的客人,他们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史,体温正常没明显症状,需要在这里进行隔离观察。

    作为武进区第三个集中医学观察点,1月30日宾馆正式启用,截至目前(2月2日下午5点)已经接收了53名接触者。宾馆内三层共77个房间都用作隔离人员的住所。每一层有一名护士长和四名护士负责,她们全部来自武进中医医院,还有一名警察和一名辅警、三名保安轮岗控制人员进出。

    作为集中医学观察点的负责人,武进中医医院副院长王鹏接到武进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安排,从1月29日下午2点开始在中医院各部门的配合下指挥、参与隔离点的改造,并连夜建设完成。此前,他还筹备了武进第一个集中医学观察点——武进区党校,仅1月28日晚上11点到凌晨三点共五个小时,一下子就收了16个警方设卡检查的从湖北地区返回武进的人员,100多个隔离房就快满员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接触者和工作人员分开进入宾馆,接触者从西门进入,工作人员从南门上下。工作区只有一个出入口,分为缓冲区、清洁区和生活区,隔离区和工作区之间只留了一扇门,这扇门只有医护人员才能开启并进出。

    “隔离区必须穿好隔离衣,戴帽子、护目镜和一次性薄膜手套,穿鞋套或防护靴才能进入。”王鹏介绍,缓冲区是医护人员脱掉防护装备的地方,清洁区是穿戴防护装备和工作的区域,生活区供他们休息,为了家人安全,护士们基本都住在这里不回家。

    每天护士都会定时进入隔离区为接触者量体温,询问身体情况,发放三餐、收垃圾和空气消毒。一套隔离区域流程贴在墙上,医护人员严格执行。隔离者家属不能前来探视,送来的物资也必须由医护人员送进隔离区。

    从1月25日开设党校集中医学观察点以来,10天内王鹏没休息过一天,最紧张的时候每天只睡4、5小时,一天要接100多个电话协调各方面,最晚凌晨3点都会接到工作电话,一度因为缺乏睡眠而情绪低落。“最初的三天是最煎熬的,等到接触者陆续收治,观察点的流程、管理越来越顺,我才稍微喘口气,宾馆这个点筹备起来就比较平稳了。”

    武进这次应对疫情的措施非常严格,只要明确了确诊者的行踪轨迹,所有的接触者都会一一通知到,并上门劝说来观察点隔离。“有一些接触者只是在同一时段和确诊者在一个面馆吃面,没有靠得很近,但是经过疾控中心的流调证实后也要送过来隔离。”王鹏说。

    今年44岁的王鹏是武进中医医院领导班子里最年轻的一位,临危受命,他没有一丝推脱,“我是党员,我先上”,面对疫情没有时间犹豫,他说,任务一下子就来了,只有做实事才能免于对病毒的恐惧,保护人民生命安全,获得最后的胜利。

    “隔离的日子很煎熬,很感谢这些接触者配合,他们不仅是对自己和家人负责,也是对所有常州市民负责。”王鹏说。

    (赵霅煜 周洁/文 照片由武进中医医院提供)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