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大了,上不了前线,家门口的事,我们要帮”
2020年02月07日 09:12 来源:常州晚报

    浦北社区有支防疫“巾帼志愿者”

    “年纪大了,上不了前线,家门口的事,我们要帮”

    “来这边量一下体温”“诶,那个外卖不好送进去,给人家打个电话让出来拿吧”“车辆进小区要登记信息的,你们要去哪一栋?”……5日上午10点多,浦北新村东大门,几个戴着红袖套的身影忙碌着,她们是社区抗疫“巾帼志愿者”服务队的成员,平均年龄60多岁。“平时这个点应该在家做饭,这两天都交给老伴忙活了,我到社区来帮帮忙。”78岁的柯孝云说。

“巾帼志愿者”服务队队员

    柯孝云是服务队中年龄最大的,也是队长。2月2日一早,她带了些家里的水果和点心送到社区。“我知道社区的工作人员都没休息,就想着拿来给他们饿的时候吃。”放下东西,柯孝云看到社区的工作人员忙着安排防疫工作,要在小区门口设卡检查,几个人跑进跑出搬东西、接电话,有点忙不过来,便想着搭把手。“我正好有电动车,就帮他们一起运运东西,这一待就留到了吃午饭才回家。”

    隔天,柯孝云在街道网站上看到招募志愿者的信息,身为党员的她,第一时间就向社区党总支书记刘平报了名。“我们年纪大了,去不了前线帮忙,但是家门口的这点事,能出点力肯定是要帮的。”于是,柯孝云很快和一起报名的另外9名阿姨成立了“巾帼志愿者”服务队,每天在小区大门口协助社区工作人员量体温、登记进出车辆,筛排返常人员。

    “这个志愿者队伍中有4名是党员,其他的平时也都是社区工作的骨干成员,年龄最小的近60岁,最大的78岁。两人为一组轮班制,每天上午8∶00-11∶00为一班,下午2∶00-5∶00为一班,像柯阿姨已经连续4天都在岗了,和她搭班的王春芳今年68岁,是她的朋友,跟着她一起来报名的。”刘平向记者介绍,浦北新村是一个敞开式的老小区,小区道路通着附近的城中村,居民情况也较为复杂。“自从实施封闭管理以来,居民中也有个别不理解的声音,觉得出行不方便,多亏了这些志愿者帮忙,给大家宣传防疫知识,协助我们做解释工作,给我们减轻了不少压力。通过大家的努力,原先的不理解已经越来越少了。”

    王春芳是柯孝云做队长的“兰之陵”舞蹈队队员,平时都是跟着队长一起练舞演出。“现在特殊时期,我们也不跳舞了,我就跟着队长来当志愿者,不然每天在家看新闻,看着那些病人和医务工作者在前线与病毒斗争,总觉得要做点什么,心里才会好过点。” 尹梦真 图文报道

    来源:常州晚报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年纪大了,上不了前线,家门口的事,我们要帮”
2020年02月07日 09:12 来源:常州晚报

    浦北社区有支防疫“巾帼志愿者”

    “年纪大了,上不了前线,家门口的事,我们要帮”

    “来这边量一下体温”“诶,那个外卖不好送进去,给人家打个电话让出来拿吧”“车辆进小区要登记信息的,你们要去哪一栋?”……5日上午10点多,浦北新村东大门,几个戴着红袖套的身影忙碌着,她们是社区抗疫“巾帼志愿者”服务队的成员,平均年龄60多岁。“平时这个点应该在家做饭,这两天都交给老伴忙活了,我到社区来帮帮忙。”78岁的柯孝云说。

“巾帼志愿者”服务队队员

    柯孝云是服务队中年龄最大的,也是队长。2月2日一早,她带了些家里的水果和点心送到社区。“我知道社区的工作人员都没休息,就想着拿来给他们饿的时候吃。”放下东西,柯孝云看到社区的工作人员忙着安排防疫工作,要在小区门口设卡检查,几个人跑进跑出搬东西、接电话,有点忙不过来,便想着搭把手。“我正好有电动车,就帮他们一起运运东西,这一待就留到了吃午饭才回家。”

    隔天,柯孝云在街道网站上看到招募志愿者的信息,身为党员的她,第一时间就向社区党总支书记刘平报了名。“我们年纪大了,去不了前线帮忙,但是家门口的这点事,能出点力肯定是要帮的。”于是,柯孝云很快和一起报名的另外9名阿姨成立了“巾帼志愿者”服务队,每天在小区大门口协助社区工作人员量体温、登记进出车辆,筛排返常人员。

    “这个志愿者队伍中有4名是党员,其他的平时也都是社区工作的骨干成员,年龄最小的近60岁,最大的78岁。两人为一组轮班制,每天上午8∶00-11∶00为一班,下午2∶00-5∶00为一班,像柯阿姨已经连续4天都在岗了,和她搭班的王春芳今年68岁,是她的朋友,跟着她一起来报名的。”刘平向记者介绍,浦北新村是一个敞开式的老小区,小区道路通着附近的城中村,居民情况也较为复杂。“自从实施封闭管理以来,居民中也有个别不理解的声音,觉得出行不方便,多亏了这些志愿者帮忙,给大家宣传防疫知识,协助我们做解释工作,给我们减轻了不少压力。通过大家的努力,原先的不理解已经越来越少了。”

    王春芳是柯孝云做队长的“兰之陵”舞蹈队队员,平时都是跟着队长一起练舞演出。“现在特殊时期,我们也不跳舞了,我就跟着队长来当志愿者,不然每天在家看新闻,看着那些病人和医务工作者在前线与病毒斗争,总觉得要做点什么,心里才会好过点。” 尹梦真 图文报道

    来源:常州晚报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