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实录:来汉第14天,我们仍在坚守生命防控线
2020年02月11日 16:28 来源:中国常州网

    援鄂实录(江夏区): “三甲医院的小姐姐都长得美!”

    2020年2月10日  正月十七 星期一  多云

    口述:

    常州市肿瘤(第四人民)医院ICU主管护师  袁涛

    常州市中医医院ICU护师  罗鑫倩

    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ICU主管护师  陆素英

    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专科主管护师  冯赟

    

    “姑娘,你跟我说实话,我会死吗?”一位刚刚做完CT复查,还在高流量吸氧的中年男患者突然问我这样一句话。我当时愣了一下,随即告诉他:“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你体内的白细胞正在和病毒打架,这个时候需要你给你的白细胞信心,所以一定要放下思想包袱。”

    那天是元宵节,我和王涛上中班。也许是因为原本阖家团圆的日子不能与家人相聚,在病房里接受治疗的很多患者,情绪有点低落。有些患者闷闷不乐,有的甚至连手机也不愿意刷了。

    那位患者,这几天病情有所进展,脸色有点灰。我一边整理床铺一边安慰他,告诉他心理对抵抗力的影响,试图让他振作起来。下班后,我还一直记挂着这事。

    今天一上班,我就先跑过去看那位患者,发现他今天心情比那天好很多,呼吸也比前几天平稳。开始没有认出我来,我开口喊一声,他立刻听出我的声音,跟我说谢谢。我也很开心,这也让我意识到帮助患者心理重建的重要性,于是,在做治疗的同时,尽量和患者多说话,虽然这样会让我更快地感觉口干,但是只要能帮到他们,哪怕只是一点点希望,我们也愿意化身为灯,点亮他们康复之路。

    回到驻地,拿起手机刷朋友圈的时候,才发现好闺蜜也来武汉了,虽然我们都在武汉,却不能相见,不能携手漫步在武汉的街道上,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妞,下次,我们去武大看樱花盛开,好吗?

袁涛高中同学手绘图

三姐妹“云相聚”

左起:王蕾 杨燕初 右上角 袁涛

    今天,是我们来到武汉的第14天。14天能够做什么呢?是精读几篇文献、还是解锁一款电子产品或是GET一项新技能?都不是,这14天,我们一直在与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博弈。

    有亲友好奇问我,为什么你们能连续多少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你们是超人吗?我只是笑笑,告诉她们,我们不是超人,但学着超人穿上了紧身衣(尿不湿真的是伟大的发明),因为“救人要紧”。没错,就是为了救人,我们是医护工作者,理所应当要冲在一线。

    三国志中打仗讲究行军走位,投射到我们医院的感控工作,其实就是严格的分区。大家永远对清洁区、缓冲区、半污染区、污染区、隔离区保持着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警惕性,较真程度丝毫不亚于小学课桌上的“三八线”。不同的区域该做什么事情,哪怕在住宿区,也有严格的分区和消毒隔离制度,我们脑子里那根弦,无论什么时候,都绷得紧紧的。因为我们知道,这是我们的生命防控线,不可僭越。

    在我分管床位上有一个病重的老奶奶让我印象深刻。我第一次走近她的床边时,她说:“护士啊,我怎么一天比一天没有力气了呢?”无力的眼神伴着无力的诉说,我突然鼻子一酸,她的年纪跟我家中长辈差不多,我是真的想为她做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能做什么。我只能上前抚摸着她瘦弱的肩膀,告诉她:“现在住进医院了,只要好好听医生的话,会好起来的。”说完我强忍着情绪,立刻转过身假装准备物品,我害怕她能隔着护目镜读到我眼里的难过。

    再后来,巡视病房时,我把她作为重点关注的对象,时不时唠两句。渐渐地,她也开始和隔壁床的阿姨唠家长里短,见到我拉着我问这个药该怎么吃、那个药是什么作用。待我解释清楚后,老奶奶笑着自嘲:“丫头啊,年纪大了,说了几遍还不记得,你们莫怪啊!”

    走出病房,我在想,疫情之下,普通人所需要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治愈”,更需要心理的支持。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在内心筑起一道城墙,刀枪不入,乐观面对疾病。

    这也是我们医护人员的职责之一: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罗鑫倩

    

    今天有件事情值得一记:在给一位病人在量完血压后,他对我说:“谢谢美女小姐姐!”

    我被他逗乐了——我们每个人都裹得像粽子一样,哪里还看得出媸妍美丑哦!就反问他:“你都看不清楚我们的脸,你怎么知道我们长得美不美?”

    他说:“三甲医院的小姐姐都长得美!”

    哈哈,这逻辑。我都笑死了!全凭想象啊,估计这就是所谓的“想得美”了!虽然今天因为脸型的问题,怕口罩漏气又加了一层,这让本身容易缺氧而胸闷的我更觉的氧供不足,在量完30个病人的血压后,有一种想吐的感觉,我不得不靠墙休息会儿,但是,内心还是暗自窃喜的。

    下班的时候,同行的闫主任看见我脸上一直洋溢着笑意,就问我:“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

    哈!心情好呗!

    因为今天是晚班,下班回到酒店已经过了饭点,我就想煮点泡面吃,电饭锅里刚放了水,苏州的护理组长因为有些工作上的事还要跟我沟通,结果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把锅里的水都煮干了!然后,重新煮,到了晚上23点多终于吃上了晚饭!我心满意足的躺下寻找周公去了!

    ——陆素英

    

    这几天,武汉的天气不是太好,总是阴沉着脸,我的情绪也有点低落。其实,我不是那种容易被环境影响的人,可能是最近在病区里上班,看到有些病人的病情在进展,有一些无能为力的感觉。

    在我们医疗队里也有心理医生,每次上班前,我们都要彼此加油、鼓劲,我们尚且如此,可想,病人的恐惧更甚。所以,队友之间,医患之间,真的需要互相鼓励,互相取暖。在这场战役里,我们每个人都是战士,只是战场不同而已。尽管害怕,但是不能退缩,“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元宵节那天,好队友陆素英给我们煮的汤圆,分送到我们房间。战友情,比元宵更甜,这是战友相亲相爱的感觉,也是我们战斗的动力。

    今天,得知江苏又派了一支一百多人的医疗队赴湖北,这也给了我们很多信心,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

    ——冯赟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手记实录:来汉第14天,我们仍在坚守生命防控线
2020年02月11日 16:28 来源:中国常州网

    援鄂实录(江夏区): “三甲医院的小姐姐都长得美!”

    2020年2月10日  正月十七 星期一  多云

    口述:

    常州市肿瘤(第四人民)医院ICU主管护师  袁涛

    常州市中医医院ICU护师  罗鑫倩

    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ICU主管护师  陆素英

    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专科主管护师  冯赟

    

    “姑娘,你跟我说实话,我会死吗?”一位刚刚做完CT复查,还在高流量吸氧的中年男患者突然问我这样一句话。我当时愣了一下,随即告诉他:“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你体内的白细胞正在和病毒打架,这个时候需要你给你的白细胞信心,所以一定要放下思想包袱。”

    那天是元宵节,我和王涛上中班。也许是因为原本阖家团圆的日子不能与家人相聚,在病房里接受治疗的很多患者,情绪有点低落。有些患者闷闷不乐,有的甚至连手机也不愿意刷了。

    那位患者,这几天病情有所进展,脸色有点灰。我一边整理床铺一边安慰他,告诉他心理对抵抗力的影响,试图让他振作起来。下班后,我还一直记挂着这事。

    今天一上班,我就先跑过去看那位患者,发现他今天心情比那天好很多,呼吸也比前几天平稳。开始没有认出我来,我开口喊一声,他立刻听出我的声音,跟我说谢谢。我也很开心,这也让我意识到帮助患者心理重建的重要性,于是,在做治疗的同时,尽量和患者多说话,虽然这样会让我更快地感觉口干,但是只要能帮到他们,哪怕只是一点点希望,我们也愿意化身为灯,点亮他们康复之路。

    回到驻地,拿起手机刷朋友圈的时候,才发现好闺蜜也来武汉了,虽然我们都在武汉,却不能相见,不能携手漫步在武汉的街道上,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妞,下次,我们去武大看樱花盛开,好吗?

袁涛高中同学手绘图

三姐妹“云相聚”

左起:王蕾 杨燕初 右上角 袁涛

    今天,是我们来到武汉的第14天。14天能够做什么呢?是精读几篇文献、还是解锁一款电子产品或是GET一项新技能?都不是,这14天,我们一直在与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博弈。

    有亲友好奇问我,为什么你们能连续多少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你们是超人吗?我只是笑笑,告诉她们,我们不是超人,但学着超人穿上了紧身衣(尿不湿真的是伟大的发明),因为“救人要紧”。没错,就是为了救人,我们是医护工作者,理所应当要冲在一线。

    三国志中打仗讲究行军走位,投射到我们医院的感控工作,其实就是严格的分区。大家永远对清洁区、缓冲区、半污染区、污染区、隔离区保持着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警惕性,较真程度丝毫不亚于小学课桌上的“三八线”。不同的区域该做什么事情,哪怕在住宿区,也有严格的分区和消毒隔离制度,我们脑子里那根弦,无论什么时候,都绷得紧紧的。因为我们知道,这是我们的生命防控线,不可僭越。

    在我分管床位上有一个病重的老奶奶让我印象深刻。我第一次走近她的床边时,她说:“护士啊,我怎么一天比一天没有力气了呢?”无力的眼神伴着无力的诉说,我突然鼻子一酸,她的年纪跟我家中长辈差不多,我是真的想为她做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能做什么。我只能上前抚摸着她瘦弱的肩膀,告诉她:“现在住进医院了,只要好好听医生的话,会好起来的。”说完我强忍着情绪,立刻转过身假装准备物品,我害怕她能隔着护目镜读到我眼里的难过。

    再后来,巡视病房时,我把她作为重点关注的对象,时不时唠两句。渐渐地,她也开始和隔壁床的阿姨唠家长里短,见到我拉着我问这个药该怎么吃、那个药是什么作用。待我解释清楚后,老奶奶笑着自嘲:“丫头啊,年纪大了,说了几遍还不记得,你们莫怪啊!”

    走出病房,我在想,疫情之下,普通人所需要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治愈”,更需要心理的支持。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在内心筑起一道城墙,刀枪不入,乐观面对疾病。

    这也是我们医护人员的职责之一: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罗鑫倩

    

    今天有件事情值得一记:在给一位病人在量完血压后,他对我说:“谢谢美女小姐姐!”

    我被他逗乐了——我们每个人都裹得像粽子一样,哪里还看得出媸妍美丑哦!就反问他:“你都看不清楚我们的脸,你怎么知道我们长得美不美?”

    他说:“三甲医院的小姐姐都长得美!”

    哈哈,这逻辑。我都笑死了!全凭想象啊,估计这就是所谓的“想得美”了!虽然今天因为脸型的问题,怕口罩漏气又加了一层,这让本身容易缺氧而胸闷的我更觉的氧供不足,在量完30个病人的血压后,有一种想吐的感觉,我不得不靠墙休息会儿,但是,内心还是暗自窃喜的。

    下班的时候,同行的闫主任看见我脸上一直洋溢着笑意,就问我:“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

    哈!心情好呗!

    因为今天是晚班,下班回到酒店已经过了饭点,我就想煮点泡面吃,电饭锅里刚放了水,苏州的护理组长因为有些工作上的事还要跟我沟通,结果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把锅里的水都煮干了!然后,重新煮,到了晚上23点多终于吃上了晚饭!我心满意足的躺下寻找周公去了!

    ——陆素英

    

    这几天,武汉的天气不是太好,总是阴沉着脸,我的情绪也有点低落。其实,我不是那种容易被环境影响的人,可能是最近在病区里上班,看到有些病人的病情在进展,有一些无能为力的感觉。

    在我们医疗队里也有心理医生,每次上班前,我们都要彼此加油、鼓劲,我们尚且如此,可想,病人的恐惧更甚。所以,队友之间,医患之间,真的需要互相鼓励,互相取暖。在这场战役里,我们每个人都是战士,只是战场不同而已。尽管害怕,但是不能退缩,“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元宵节那天,好队友陆素英给我们煮的汤圆,分送到我们房间。战友情,比元宵更甜,这是战友相亲相爱的感觉,也是我们战斗的动力。

    今天,得知江苏又派了一支一百多人的医疗队赴湖北,这也给了我们很多信心,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

    ——冯赟

相关新闻:
  • ·手记实录:凌晨,收到了明天出发驰援湖北的电话
  • ·手记实录:今天我们讨论了一例49岁患者治疗方案
  • ·手记实录:今天晚班,检查了医院设备配置情况
  •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