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疫情还没结束,决不能掉队,决不能倒下!
2020年02月22日 23:26 来源:中国常州网
    2020年2月21日  正月二十八  星期五 武汉  阴

 

    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呼吸专科护师 张琍

    今天是我们来武汉的第25天。前几天武汉的太阳都很好,街道上的人也多了起来。

    我们来了这么久,无论是同事、病人还是环境、流程,从陌生到逐渐熟悉,工作强度已经适应,层层防护下的缺氧状态和防护后的印痕、不适等等,也都习以为常。我一度觉得,也不过如此,估摸着,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迎接胜利了。但是,今天早上的一条新闻让我和我的队友陷入了悲伤和沉默——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的彭银华医生在抗击疫情一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年仅29岁。

    是的,就是我们援助的医院,与我一般大年纪。我们素未谋面,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们可能一辈子不会知道在武汉有这么一位医生。彭银华,我和我的队友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是,很遗憾,以这样的方式。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今年的正月初八他就会步入婚姻的殿堂,成为丈夫,成为父亲。然而,现在这场婚礼物再也无法举行了。他说过,疫情不散,婚期延期,没想到竟是无限期。2020年很多人都被困在了家里,而他却被困在了2020年。如果可以,宁愿我们不认识你,也要你好好的!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带走了多少无辜生命,而我却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中有了一点懈怠心思。我们的战友——彭银华用生命敲响警钟,再次警醒我们新冠肺炎是残酷的,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

    我是医务人员,我们逆行而上,走上抗疫一线,是为了避免更多的家庭被疫情摧毁。但我也是妈妈,是妻子,是女儿,我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不能把悲伤留给家人,我们一定平安回家!再次向彭医生哀悼,我们和武汉人民永远铭记你!

    

    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ICU主管护师  刘淼波

    这几天,武汉出太阳了,嗅着阳光暖暖的味道,多日的阴霾仿佛都被一扫而光。此刻,真想四处走走,看一看这座城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我想,坚毅奋战的武汉也一定有他柔情似水的模样。

    未曾想,当再次踏入病房时,有一位武汉同胞提前印证了我的猜想。那是一位与我年龄相差无几的女孩子,她会亲切地唤我“江苏的小姐姐”。

    与她初识,是我给她输液。多年的ICU工作经验练就了我较好的护理基本功和心理素质,但当瞧见她手上密密麻麻的针眼时,我的心还是颤了一下,偏细的血管加上较长的住院时间,这是惹人厌的新冠病毒在她的手上留下的细密印记。我深吸一口气,将留置针扎入一根相较针眼最少的血管,可不知怎的竟失手了。脸瞬间涨得通红,赶忙向她道歉。她却笑着说:“没关系,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等下你看见哪条血管好,就直接打,不要考虑我方不方便,我就一瓶盐水,可以坚持的。”她的善解人意和坚强意志让我动容,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在配合医护人员治疗时竟是这般乐观积极。我深吸一口气,重新拿起针尖,快速精准地扎入血管,她看了一眼手背,扬起微笑冲我竖了一个大拇指。

 

    第二次见她,是她 “教育”父亲。只见她操着一口湖北方言,大声呵斥着刚刚回到病床的父亲,我愣愣地望着这一幕,心想:这还是那个温柔善良的女生吗?她瞧见了不解的我,便向我解释到:“江苏的小姐姐,你不要在意,我的父亲患脑梗后反应比较迟钝,你看他老是忘记戴口罩,我听说这个新冠病毒肺炎会经过气溶胶传播,他不戴口罩你们就很危险!千万不能让你们因为我们的疏忽而被感染。”因为新冠肺炎,她和她的父母住在一个三人间,一家共同抗疫需要不少精力和毅力,而她,还牵挂着我们,一字一句都流露出对我们所有医护人员满满的关心和诚挚的感谢,我的心瞬间被感动充盈。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就像普通的朋友那样。我告诉她我们的防护做的比较全面,下班后也会深度清洁,而气溶胶传播仅存在于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且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的情况下,这里一直开窗通风,病毒在空气中被稀释了很多,不用太担心我。如果叔叔觉得戴口罩比较闷,可以带他到窗边通风的地方,晒晒太阳。

    那天,她的父亲是整组盐水最多的一位,其中有一瓶量少又滴得快,我便默默守候在病房门外,眼睛紧盯输液袋,没等他们按铃,就走到床边更换。或许,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的友谊就建立在这一来一往的关怀中。

    那天晚上,我和她一起拍了合影,她很开心,紧紧抱着我的手臂,我知道,她是想给我加油鼓劲。

    每一个小家庭的选择和坚持,构成了每个普通人守家为国的温暖图景。即便春风未至,人们心中关于家与梦的美好愿景依旧充满力量。

    武汉别怕,我们陪你!

    

    常州市肿瘤(第四人民)医院 呼吸内科主治医师    闻立新

    昨天夜班,回来还和小伙伴们讨论江苏大厨做的饭菜如何可口,如何解乡愁;今日早晨,我还沉浸在病区里渐渐有了空床位的喜悦之中,却突闻噩耗: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呼吸科医生彭银华因新冠肺炎离世,他年仅29岁,曾因疫情而推迟了婚礼,原期待着疫情结束能迎娶自己最爱的姑娘,但是他再也没能站起来。

    看完新闻,我走到窗前,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从高楼的间隙中,依稀可见到笼罩在晨雾里的青龙山,清晨的江夏区依然静谧而安详。

“晨曦中的青龙山国家森林公园”

    我朝着医院的方向默默地站了许久。这个医院是他战斗的地方,也是我目前工作的地方。疫情正在好转,拐点已然出现,但我们还不能放松警惕,此时追悼和歌颂,显得苍白无力,我们仍需砥砺前行。但是,先行者,请接受我们的致敬,未竟的使命,我们替你去完成。

    人世的苦厄,多在漫长的岁月里消弭,生命的不屈,将在代代传颂中永存。

    ——谨以此篇纪念我们未曾谋面的战友彭银华医生

    

    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感染管理科科长  杨乐

    依稀记得2月1日下午,我和江苏省第二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其他院感组成员及临床医护专家们以党员突击队的身份率先进入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进驻前的各项风险排查。这所医院是一所拥有1100张床位的三级综合医院,如何在这样的一所医疗机构里开设传染病隔离病区,如何通过对现有条件的改造,让进一线的队员们从环境、流程上洁污分离,避免院内感染,是当时摆在面前急需解决的棘手难题。

    我们通过对一个拟改建的病区进行实地考察,并征询医院相关部门的意见后,院感组当晚即召开碰头会,开始制定医护人员更衣区和隔离病区的改建方案。经过数轮的激烈讨论,在遵照国家相关技术指南要求并结合医院目前建筑布局的前提下,最终院感组拿出了切实可行的改建方案,具体见图1和图2。

    改建方案科学、易行,得到了临床医护人员的大力拥护,有效预防了医院交叉感染的发生,保护了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医院感染防控与医院建筑布局息息相关,没有好的设计和规划,就会为医院感染的发生埋下隐患,院感人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阻击战中展示了我们的“真功夫”!

图1  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健康管理中心改建方案图纸(医护人员更衣区)

图2  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隔离病区改建方案图纸(三隔断四区域)

院感组成员连夜商讨更衣区和隔离病区的改建方案 

改建后的病区,区域划分明确,防止了交叉逆流,有效预防了院内感染

 

    常州中医院ICU护师  杨旭蓓

    今天得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我在二院和儿童医院的同学也已经来到武汉的方舱医院开展医疗支援。昔日同窗好友,如今战场聚首。在武汉,我们并肩战斗!

    进病房的时候,我看到24床空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昨天上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而且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呢,应该不会。在给病患量体温的时候,我假装不经意的提起,边上的病友们很开心得告诉我“他昨天出院啦!”我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笑着对他们说“真的啊!那你们可要加油啦!别落下了!”

    前几天加床都不够住,现在有了空床,这“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们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下班路上,迎面而来的暖风,耳边是清脆的鸟鸣,这一切,都在告诉我,春天也不远了。

常州六院王志骏

常州二院马浩南下、常州市中医医院杨旭蓓

    

    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专科主管护师  冯赟

    昨天上班,有好多病人出院了。其他还没有达到出院标准的患者眼睛都直了,满脸都是羡慕和嫉妒,有的患者都等不及了:“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我们的周曙俊主任和其他医生护士也都在安慰这些患者:“不要急啊!大家都在慢慢好转,等出院指标达到了,肯定不留你们!”

    病房里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像那天的太阳。

    但是,今天早上就看到了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彭银华医生殉职的消息,他只有29岁,却与我们天人永别了。我们都感到非常痛心和遗憾,太年轻了!尤其是当地的同事们,感觉更加锥心刺骨。除了心痛,更多的是警惕,不能松懈,疫情还没结束,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决不能掉队,决不能倒下!

    放两张与出院病人的合影,最后一张是跟住在一个三人间的一家三口的女儿的合影,尽管有阴霾,但我们相信终会有阳光!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手记:疫情还没结束,决不能掉队,决不能倒下!
2020年02月22日 23:26 来源:中国常州网
    2020年2月21日  正月二十八  星期五 武汉  阴

 

    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呼吸专科护师 张琍

    今天是我们来武汉的第25天。前几天武汉的太阳都很好,街道上的人也多了起来。

    我们来了这么久,无论是同事、病人还是环境、流程,从陌生到逐渐熟悉,工作强度已经适应,层层防护下的缺氧状态和防护后的印痕、不适等等,也都习以为常。我一度觉得,也不过如此,估摸着,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迎接胜利了。但是,今天早上的一条新闻让我和我的队友陷入了悲伤和沉默——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的彭银华医生在抗击疫情一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年仅29岁。

    是的,就是我们援助的医院,与我一般大年纪。我们素未谋面,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们可能一辈子不会知道在武汉有这么一位医生。彭银华,我和我的队友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是,很遗憾,以这样的方式。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今年的正月初八他就会步入婚姻的殿堂,成为丈夫,成为父亲。然而,现在这场婚礼物再也无法举行了。他说过,疫情不散,婚期延期,没想到竟是无限期。2020年很多人都被困在了家里,而他却被困在了2020年。如果可以,宁愿我们不认识你,也要你好好的!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带走了多少无辜生命,而我却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中有了一点懈怠心思。我们的战友——彭银华用生命敲响警钟,再次警醒我们新冠肺炎是残酷的,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

    我是医务人员,我们逆行而上,走上抗疫一线,是为了避免更多的家庭被疫情摧毁。但我也是妈妈,是妻子,是女儿,我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不能把悲伤留给家人,我们一定平安回家!再次向彭医生哀悼,我们和武汉人民永远铭记你!

    

    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ICU主管护师  刘淼波

    这几天,武汉出太阳了,嗅着阳光暖暖的味道,多日的阴霾仿佛都被一扫而光。此刻,真想四处走走,看一看这座城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我想,坚毅奋战的武汉也一定有他柔情似水的模样。

    未曾想,当再次踏入病房时,有一位武汉同胞提前印证了我的猜想。那是一位与我年龄相差无几的女孩子,她会亲切地唤我“江苏的小姐姐”。

    与她初识,是我给她输液。多年的ICU工作经验练就了我较好的护理基本功和心理素质,但当瞧见她手上密密麻麻的针眼时,我的心还是颤了一下,偏细的血管加上较长的住院时间,这是惹人厌的新冠病毒在她的手上留下的细密印记。我深吸一口气,将留置针扎入一根相较针眼最少的血管,可不知怎的竟失手了。脸瞬间涨得通红,赶忙向她道歉。她却笑着说:“没关系,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等下你看见哪条血管好,就直接打,不要考虑我方不方便,我就一瓶盐水,可以坚持的。”她的善解人意和坚强意志让我动容,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在配合医护人员治疗时竟是这般乐观积极。我深吸一口气,重新拿起针尖,快速精准地扎入血管,她看了一眼手背,扬起微笑冲我竖了一个大拇指。

 

    第二次见她,是她 “教育”父亲。只见她操着一口湖北方言,大声呵斥着刚刚回到病床的父亲,我愣愣地望着这一幕,心想:这还是那个温柔善良的女生吗?她瞧见了不解的我,便向我解释到:“江苏的小姐姐,你不要在意,我的父亲患脑梗后反应比较迟钝,你看他老是忘记戴口罩,我听说这个新冠病毒肺炎会经过气溶胶传播,他不戴口罩你们就很危险!千万不能让你们因为我们的疏忽而被感染。”因为新冠肺炎,她和她的父母住在一个三人间,一家共同抗疫需要不少精力和毅力,而她,还牵挂着我们,一字一句都流露出对我们所有医护人员满满的关心和诚挚的感谢,我的心瞬间被感动充盈。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就像普通的朋友那样。我告诉她我们的防护做的比较全面,下班后也会深度清洁,而气溶胶传播仅存在于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且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的情况下,这里一直开窗通风,病毒在空气中被稀释了很多,不用太担心我。如果叔叔觉得戴口罩比较闷,可以带他到窗边通风的地方,晒晒太阳。

    那天,她的父亲是整组盐水最多的一位,其中有一瓶量少又滴得快,我便默默守候在病房门外,眼睛紧盯输液袋,没等他们按铃,就走到床边更换。或许,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的友谊就建立在这一来一往的关怀中。

    那天晚上,我和她一起拍了合影,她很开心,紧紧抱着我的手臂,我知道,她是想给我加油鼓劲。

    每一个小家庭的选择和坚持,构成了每个普通人守家为国的温暖图景。即便春风未至,人们心中关于家与梦的美好愿景依旧充满力量。

    武汉别怕,我们陪你!

    

    常州市肿瘤(第四人民)医院 呼吸内科主治医师    闻立新

    昨天夜班,回来还和小伙伴们讨论江苏大厨做的饭菜如何可口,如何解乡愁;今日早晨,我还沉浸在病区里渐渐有了空床位的喜悦之中,却突闻噩耗: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呼吸科医生彭银华因新冠肺炎离世,他年仅29岁,曾因疫情而推迟了婚礼,原期待着疫情结束能迎娶自己最爱的姑娘,但是他再也没能站起来。

    看完新闻,我走到窗前,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从高楼的间隙中,依稀可见到笼罩在晨雾里的青龙山,清晨的江夏区依然静谧而安详。

“晨曦中的青龙山国家森林公园”

    我朝着医院的方向默默地站了许久。这个医院是他战斗的地方,也是我目前工作的地方。疫情正在好转,拐点已然出现,但我们还不能放松警惕,此时追悼和歌颂,显得苍白无力,我们仍需砥砺前行。但是,先行者,请接受我们的致敬,未竟的使命,我们替你去完成。

    人世的苦厄,多在漫长的岁月里消弭,生命的不屈,将在代代传颂中永存。

    ——谨以此篇纪念我们未曾谋面的战友彭银华医生

    

    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感染管理科科长  杨乐

    依稀记得2月1日下午,我和江苏省第二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其他院感组成员及临床医护专家们以党员突击队的身份率先进入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进驻前的各项风险排查。这所医院是一所拥有1100张床位的三级综合医院,如何在这样的一所医疗机构里开设传染病隔离病区,如何通过对现有条件的改造,让进一线的队员们从环境、流程上洁污分离,避免院内感染,是当时摆在面前急需解决的棘手难题。

    我们通过对一个拟改建的病区进行实地考察,并征询医院相关部门的意见后,院感组当晚即召开碰头会,开始制定医护人员更衣区和隔离病区的改建方案。经过数轮的激烈讨论,在遵照国家相关技术指南要求并结合医院目前建筑布局的前提下,最终院感组拿出了切实可行的改建方案,具体见图1和图2。

    改建方案科学、易行,得到了临床医护人员的大力拥护,有效预防了医院交叉感染的发生,保护了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医院感染防控与医院建筑布局息息相关,没有好的设计和规划,就会为医院感染的发生埋下隐患,院感人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阻击战中展示了我们的“真功夫”!

图1  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健康管理中心改建方案图纸(医护人员更衣区)

图2  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隔离病区改建方案图纸(三隔断四区域)

院感组成员连夜商讨更衣区和隔离病区的改建方案 

改建后的病区,区域划分明确,防止了交叉逆流,有效预防了院内感染

 

    常州中医院ICU护师  杨旭蓓

    今天得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我在二院和儿童医院的同学也已经来到武汉的方舱医院开展医疗支援。昔日同窗好友,如今战场聚首。在武汉,我们并肩战斗!

    进病房的时候,我看到24床空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昨天上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而且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呢,应该不会。在给病患量体温的时候,我假装不经意的提起,边上的病友们很开心得告诉我“他昨天出院啦!”我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笑着对他们说“真的啊!那你们可要加油啦!别落下了!”

    前几天加床都不够住,现在有了空床,这“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们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下班路上,迎面而来的暖风,耳边是清脆的鸟鸣,这一切,都在告诉我,春天也不远了。

常州六院王志骏

常州二院马浩南下、常州市中医医院杨旭蓓

    

    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专科主管护师  冯赟

    昨天上班,有好多病人出院了。其他还没有达到出院标准的患者眼睛都直了,满脸都是羡慕和嫉妒,有的患者都等不及了:“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我们的周曙俊主任和其他医生护士也都在安慰这些患者:“不要急啊!大家都在慢慢好转,等出院指标达到了,肯定不留你们!”

    病房里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像那天的太阳。

    但是,今天早上就看到了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彭银华医生殉职的消息,他只有29岁,却与我们天人永别了。我们都感到非常痛心和遗憾,太年轻了!尤其是当地的同事们,感觉更加锥心刺骨。除了心痛,更多的是警惕,不能松懈,疫情还没结束,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决不能掉队,决不能倒下!

    放两张与出院病人的合影,最后一张是跟住在一个三人间的一家三口的女儿的合影,尽管有阴霾,但我们相信终会有阳光!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