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实录:舱里的空床越来越多,我们离希望又近了一点!
2020年02月26日 16:13 来源:中国常州网

    2020年2月25日,星期二,多云

    常州市儿童医院护师  王志骏

    今天是我26岁生日,一个人在武汉,这个生日显得有些不一样。我觉得生活还是要有点仪式感,临睡前,一个人用一只小小的蛋黄派和一桶泡面给自己庆生……还没来得及吹蜡烛,就听到有人敲门,队员们排着队轮流来敲门,于是这个晚上我收获了一堆零食。更没想到清晨的朋友圈里,点赞和祝福就如潮涌来!

    早上手机响了,医院团委苏书记发来了一段祝福视频,我打开一看,唉呀妈呀,姚书记、薛院长、赵院长、工会恽主席、护理部刘主任、我的导师许主任,还有我们重症医学科邹国锦主任、张群护士长和科里的兄弟姐妹,都在祝我生日快乐。让我意外的是,视频最后竟然还出现了我妈和我的嫂子、侄子,太温暖了!

    赵院长送我的祝语是用我的名字串起来的:“王者之师,志在抗疫,骏驰湖北,平安归来”!我一大老爷们儿差点大清早就泪目了,这个视频我会一直保存着的!

    今天上午,科里同事还和我视频连线,一起吹了生日蜡烛,这么多年从未像今天这样这么想吃蛋糕!这应该是我26年来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了吧!

    在特殊时期能与同事、能与武汉并肩作战,这个生日太值得纪念了!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希望新冠疫情早日退散,希望我们所有的医务人员和病人都能平安回去和家人团圆!

 

 

    …………………………………………………………

    

    02.23 

    溧阳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 彭雪蕾

    今天是武汉之行的第15天,下了夜班,队里的云奇宝宝给我准备了粥和炒蛋,心理暖暖的。吃完了上床睡觉,没一会儿胃疼,起床全吐了,反流性食管炎又犯了。

    老公在视频那头叮嘱我照顾自己,一个非专业的人士指导我吃奥克、喝热水、胃部贴上暖宝宝……还挺神奇,果然好多了。

    史云奇知道我吐后又给我加餐,她说不能让我瘦一点点。史大厨的手艺真不赖……又一次光盘。

    儿子今天和我视频,我问他,你想我吗?

    他:想啊,你会回来看我吗?

    我:会啊,我会坐飞机回去看你的。

    他:有病毒,没有飞机回来。

    我:那我等病毒没了,再坐飞机回去陪你好吧?

    他:好啊,我现在有小妈妈陪我!

    (女儿被他称为小妈,很早之前我们就说过,妈妈不在的时候姐姐就是妈妈,所以他一直叫姐姐“小妈妈”)

    我:有小妈妈你还想我吗?

    他:小妈妈陪我玩,我就不想你啦!

    真的谢谢女儿,她总是那么懂事,那么理解我。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对宝贝和孩子他爸,此生幸哉!

    …………………………………………………………

    2月24日,阴转晴

    溧阳市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  蒋丽华

    来到武汉的第16天,被口罩磨破的耳朵也结了痂,慢慢适应了这种压力。就像杨洁说的,反复结痂脱落后就会形成老茧,然后就不会痛了,果然如此!

    记得上一轮班,有位阿姨说:“姑娘,美女,我马上要出院了,感谢有你们,你把地址给我,等我回家给你寄好吃的。”我说:“阿姨,不用了,您出院跟家人团聚,我就很开心了。”阿姨笑着说:“是的,我们都出院了,你们也可以早点回家了。”是的,希望疫情早日消散,大家都能各自回家团圆。疫情不散,我们不退!

    ……………………………………………………………

    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  武汉  阴

    常州市肿瘤(第四人民)医院 肿瘤专科护士院感防控小组成员 王蕾

    我们的方舱医院是分区管理的,每个区由相应的医疗队负责,我们常州医疗队负责的是C区。另外的舱内有位老大爷,患有老年痴呆,经常出来走动,曾经有次走进我们的舱内,被我们送了回去。今天,我正给我们区里的患者测量体温和血氧饱和度,那个区的医生护士过来问我们有没有看见老爷子。原来是老爷子吃过晚饭后,一直在床边活动的,一转眼就不见了。他周边的患者发现他不在床边后,就汇报了舱里的医护人员,然后自发地一起找人。最后,大家在舱外活动区找到了他,在找到老爷爷的瞬间,大家的表情都一松,就差要欢呼了。

    在舱内,大家原本是陌生的,不相识的,但因为新冠肺炎走到了一起,彼此之间相互帮助,相互关心,就跟家人一样,我不禁感慨人间处处是温暖。晚风习习中,我看到路边大楼亮着灯“武汉必胜,中国必胜”,心中顿时充满了斗志,明天继续!

    …………………………………………………………

    常州市肿瘤(第四人民)医院 肿瘤专科护士 院感防控小组成员杨燕初

    “是不是春天真的来了,昨天好热啊!下班的时候,快虚脱了!”确实是的,昨天武汉最高温度应该有20°了,没有关注天气预报,但是有先见之明,里面就穿了一件秋衣然后再穿手术衣,出舱的时候全身还是湿透了。

    昨天最搞笑的是“萝卜干”成了我的名字,我在身后写着“萝卜干来了”,但是迎面来的患者没等我转身就已经认出我来了,“萝卜干,今天你上班啦!”“萝卜干,你休息一下”“萝卜干,你们还没有吃饭吧!”舱里的患者,热情的让我有点难为情,我也一度怀疑我们穿了防护服是不是真的认不出彼此,为什么患者能一眼认出我们来?

    昨天,最高兴的是,我们舱内有两个患者出院了,同区的病友纷纷伸出援手帮忙拿行李相送,互道加油,我真的很开心,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样。我去送患者出舱,她们俩拉着我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不是因为她们的谢意让我开心,而是她们恢复健康让我高兴。这两天,舱里的空床越来越多,都离希望又近了一点,这是胜利的曙光。

    今天,原本是休息的,但是我报名做了后勤志愿者,等一下就出发。最近有好多爱心企业、单位、个人给我们援助了防护物资、生活用品等等,今天我就是去整理物资,登记造册,然后分类放置,以便物资组老师合理分配。

    ……………………………………………………………………………………………………

    2月24日

    常州市妇幼保健院、常州一院钟楼院区主管护师庄涛静(妇幼“静静”)

    前几天,因为胃肠道不舒服连续拉了十几天肚子,不吃还能消停一会儿。队长嘱咐我得先休息一下,等身体调整好了再去上班,我也知道队长是为我好,但是现在工作任务重,如果我休息了,我的班就得别人替我顶上,于是,我笑着跟队长保证,“队长,困难的人比我多,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请组织放心!”所以每次进舱前,我都略带空腹一些,还好没有问题。李静心疼地说我,你这是轻伤不下火线啊!估计是因为水土不服,想念家里的美食喽。没想到天随人愿,“苏大强”这么快就带来了好吃的家乡菜,每天给我们加餐,有鱼、虾、牛肉,还有鸡汤,关键都是家乡的做法,实在是太美味了!吃了家乡的饭菜,感觉胃口大开,那种熟悉的味道,仿佛有着特殊的魔力,让我的胃肠道瞬间变得听话了。

 

    现在入舱已经越来越适应了,但有时还会遇到一些新的小问题。上次耳朵疼,采用一些保护措施,多加注意之后,症状明显改善。有一回在太阳底下等着拿饭时,护目镜遇到太阳后,起了严重的雾,到后来,对面来的人都看不见了,到下班的时候,护目镜居然都能倒出水来。还有昨天有一个热心的叔叔抢着帮我拎饭,接过袋子的时候,连着我的橡胶手套一起夹在了袋子把手里,我一边喊我的手套,一边人也跟着他跑了过去,还好我带了双层手套。有次和家里人视频,他们看到我的脸,“吓”了一大跳,老公还笑话我,说我幸亏结婚了,不然肯定嫁不出去了……我跟她们说,这可是最美的“战痕”!

    最美“战痕”!

    

    无论走的多远,人在哪里,都有一个叫家的地方永远守候着,

    那个家就是“苏大强”“方舱”,还有我的家人,

    被“家人”牵挂、想念,真好!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手记实录:舱里的空床越来越多,我们离希望又近了一点!
2020年02月26日 16:13 来源:中国常州网

    2020年2月25日,星期二,多云

    常州市儿童医院护师  王志骏

    今天是我26岁生日,一个人在武汉,这个生日显得有些不一样。我觉得生活还是要有点仪式感,临睡前,一个人用一只小小的蛋黄派和一桶泡面给自己庆生……还没来得及吹蜡烛,就听到有人敲门,队员们排着队轮流来敲门,于是这个晚上我收获了一堆零食。更没想到清晨的朋友圈里,点赞和祝福就如潮涌来!

    早上手机响了,医院团委苏书记发来了一段祝福视频,我打开一看,唉呀妈呀,姚书记、薛院长、赵院长、工会恽主席、护理部刘主任、我的导师许主任,还有我们重症医学科邹国锦主任、张群护士长和科里的兄弟姐妹,都在祝我生日快乐。让我意外的是,视频最后竟然还出现了我妈和我的嫂子、侄子,太温暖了!

    赵院长送我的祝语是用我的名字串起来的:“王者之师,志在抗疫,骏驰湖北,平安归来”!我一大老爷们儿差点大清早就泪目了,这个视频我会一直保存着的!

    今天上午,科里同事还和我视频连线,一起吹了生日蜡烛,这么多年从未像今天这样这么想吃蛋糕!这应该是我26年来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了吧!

    在特殊时期能与同事、能与武汉并肩作战,这个生日太值得纪念了!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希望新冠疫情早日退散,希望我们所有的医务人员和病人都能平安回去和家人团圆!

 

 

    …………………………………………………………

    

    02.23 

    溧阳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 彭雪蕾

    今天是武汉之行的第15天,下了夜班,队里的云奇宝宝给我准备了粥和炒蛋,心理暖暖的。吃完了上床睡觉,没一会儿胃疼,起床全吐了,反流性食管炎又犯了。

    老公在视频那头叮嘱我照顾自己,一个非专业的人士指导我吃奥克、喝热水、胃部贴上暖宝宝……还挺神奇,果然好多了。

    史云奇知道我吐后又给我加餐,她说不能让我瘦一点点。史大厨的手艺真不赖……又一次光盘。

    儿子今天和我视频,我问他,你想我吗?

    他:想啊,你会回来看我吗?

    我:会啊,我会坐飞机回去看你的。

    他:有病毒,没有飞机回来。

    我:那我等病毒没了,再坐飞机回去陪你好吧?

    他:好啊,我现在有小妈妈陪我!

    (女儿被他称为小妈,很早之前我们就说过,妈妈不在的时候姐姐就是妈妈,所以他一直叫姐姐“小妈妈”)

    我:有小妈妈你还想我吗?

    他:小妈妈陪我玩,我就不想你啦!

    真的谢谢女儿,她总是那么懂事,那么理解我。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对宝贝和孩子他爸,此生幸哉!

    …………………………………………………………

    2月24日,阴转晴

    溧阳市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  蒋丽华

    来到武汉的第16天,被口罩磨破的耳朵也结了痂,慢慢适应了这种压力。就像杨洁说的,反复结痂脱落后就会形成老茧,然后就不会痛了,果然如此!

    记得上一轮班,有位阿姨说:“姑娘,美女,我马上要出院了,感谢有你们,你把地址给我,等我回家给你寄好吃的。”我说:“阿姨,不用了,您出院跟家人团聚,我就很开心了。”阿姨笑着说:“是的,我们都出院了,你们也可以早点回家了。”是的,希望疫情早日消散,大家都能各自回家团圆。疫情不散,我们不退!

    ……………………………………………………………

    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  武汉  阴

    常州市肿瘤(第四人民)医院 肿瘤专科护士院感防控小组成员 王蕾

    我们的方舱医院是分区管理的,每个区由相应的医疗队负责,我们常州医疗队负责的是C区。另外的舱内有位老大爷,患有老年痴呆,经常出来走动,曾经有次走进我们的舱内,被我们送了回去。今天,我正给我们区里的患者测量体温和血氧饱和度,那个区的医生护士过来问我们有没有看见老爷子。原来是老爷子吃过晚饭后,一直在床边活动的,一转眼就不见了。他周边的患者发现他不在床边后,就汇报了舱里的医护人员,然后自发地一起找人。最后,大家在舱外活动区找到了他,在找到老爷爷的瞬间,大家的表情都一松,就差要欢呼了。

    在舱内,大家原本是陌生的,不相识的,但因为新冠肺炎走到了一起,彼此之间相互帮助,相互关心,就跟家人一样,我不禁感慨人间处处是温暖。晚风习习中,我看到路边大楼亮着灯“武汉必胜,中国必胜”,心中顿时充满了斗志,明天继续!

    …………………………………………………………

    常州市肿瘤(第四人民)医院 肿瘤专科护士 院感防控小组成员杨燕初

    “是不是春天真的来了,昨天好热啊!下班的时候,快虚脱了!”确实是的,昨天武汉最高温度应该有20°了,没有关注天气预报,但是有先见之明,里面就穿了一件秋衣然后再穿手术衣,出舱的时候全身还是湿透了。

    昨天最搞笑的是“萝卜干”成了我的名字,我在身后写着“萝卜干来了”,但是迎面来的患者没等我转身就已经认出我来了,“萝卜干,今天你上班啦!”“萝卜干,你休息一下”“萝卜干,你们还没有吃饭吧!”舱里的患者,热情的让我有点难为情,我也一度怀疑我们穿了防护服是不是真的认不出彼此,为什么患者能一眼认出我们来?

    昨天,最高兴的是,我们舱内有两个患者出院了,同区的病友纷纷伸出援手帮忙拿行李相送,互道加油,我真的很开心,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样。我去送患者出舱,她们俩拉着我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不是因为她们的谢意让我开心,而是她们恢复健康让我高兴。这两天,舱里的空床越来越多,都离希望又近了一点,这是胜利的曙光。

    今天,原本是休息的,但是我报名做了后勤志愿者,等一下就出发。最近有好多爱心企业、单位、个人给我们援助了防护物资、生活用品等等,今天我就是去整理物资,登记造册,然后分类放置,以便物资组老师合理分配。

    ……………………………………………………………………………………………………

    2月24日

    常州市妇幼保健院、常州一院钟楼院区主管护师庄涛静(妇幼“静静”)

    前几天,因为胃肠道不舒服连续拉了十几天肚子,不吃还能消停一会儿。队长嘱咐我得先休息一下,等身体调整好了再去上班,我也知道队长是为我好,但是现在工作任务重,如果我休息了,我的班就得别人替我顶上,于是,我笑着跟队长保证,“队长,困难的人比我多,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请组织放心!”所以每次进舱前,我都略带空腹一些,还好没有问题。李静心疼地说我,你这是轻伤不下火线啊!估计是因为水土不服,想念家里的美食喽。没想到天随人愿,“苏大强”这么快就带来了好吃的家乡菜,每天给我们加餐,有鱼、虾、牛肉,还有鸡汤,关键都是家乡的做法,实在是太美味了!吃了家乡的饭菜,感觉胃口大开,那种熟悉的味道,仿佛有着特殊的魔力,让我的胃肠道瞬间变得听话了。

 

    现在入舱已经越来越适应了,但有时还会遇到一些新的小问题。上次耳朵疼,采用一些保护措施,多加注意之后,症状明显改善。有一回在太阳底下等着拿饭时,护目镜遇到太阳后,起了严重的雾,到后来,对面来的人都看不见了,到下班的时候,护目镜居然都能倒出水来。还有昨天有一个热心的叔叔抢着帮我拎饭,接过袋子的时候,连着我的橡胶手套一起夹在了袋子把手里,我一边喊我的手套,一边人也跟着他跑了过去,还好我带了双层手套。有次和家里人视频,他们看到我的脸,“吓”了一大跳,老公还笑话我,说我幸亏结婚了,不然肯定嫁不出去了……我跟她们说,这可是最美的“战痕”!

    最美“战痕”!

    

    无论走的多远,人在哪里,都有一个叫家的地方永远守候着,

    那个家就是“苏大强”“方舱”,还有我的家人,

    被“家人”牵挂、想念,真好!

    

相关新闻:
  • ·手记实录:此刻,若没有“大白”穿梭其中,“方舱”只是个体育馆
  • ·手记实录:够重!够累!够忙!但是值得!
  • ·手记实录:来武汉一个月,25周岁的我终于“成年”了
  •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