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儿子驰援武汉,一直瞒着父母 一场视频电话戳穿这家人彼此善意谎言
2020年02月27日 18:51 来源:泰州晚报

    2月24日上午,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办公室里,正在进行一场特殊的视频电话。对话,跨越了三地——浙江杭州、湖北武汉和江苏泰兴。这场视频电话,戳破了一家人两个“善意的谎言” 。

    出征前儿子向父母撒了谎

    34岁的胡修六,是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的一名急诊科医师。他的父母胡乃春、梁训美在泰兴广陵镇以养猪为业。

    今年春节值班,胡修六排了年三十到年初八的班。他和父母说,等结束了初八的值班之后,就抽空回江苏泰兴看看他们。没想到,“战疫”打乱了他的计划。

    2月8日深夜,胡修六接到医院集结令,他被列入浙江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名单,次日一早出征武汉。

    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胡修六决定先瞒着父母。2月9日上午,他瞅了个空,躲到安静的角落,深呼吸后,拨通了父母的电话,“爸、妈,特殊时期,医院最近工作挺忙的,你们好好照顾自己,我回不了家了,可能最近也会跟你们联系少些,请别担心。”

    他努力让这通电话显得一如往常,关照父母照顾好自己,却只字未提自己即将奔赴武汉前线。

    抵达武汉后,胡修六所在医疗队迅速接管了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两个重症病房,负责100余张床位,每天的工作紧张而忙碌。胡修六告诉记者:“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驰援一线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爸妈也一定会支持我。我不想让他们太牵挂,才不愿意告诉他们。”

    一个慰问电话戳穿谎言

    “不、不……”2月10日早上,身处武汉的胡修六对着电话着急地蹦出一连串的“不”,电话那头是医院领导——杭州市红会医院副院长章金娟。

    原来,为了让前线同事安心战斗,院领导班子决定每一位前去支援的医务人员的家属都由一位院领导亲自对接。听说章金娟副院长想要打电话问候他父母,胡修六急忙解释:“作为医生,我来支援武汉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不想父母为我担心,我没告诉他们我来武汉。”

    这个电话,让章金娟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她想或许跟胡修六一起“撒谎”就是在帮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善意的谎言,却在2月12日被戳破了——

    原来,胡修六在杭州居住的社区,也在开展辖区内一线抗疫工作人员家属的慰问工作,一个电话打到了胡爸爸胡乃春的手机上。两位老人一时有点意外。

    “儿子肯定是怕我们担心,才没跟我们说去武汉的事。我们也不打算让他知道我们晓得这事了,不想他因我们牵挂而担心我们。”得知社区去电后,章金娟第一时间又给胡爸爸打去电话,得到了这样朴实而又催泪的回答。

    得知真相,父母也选择了“撒谎”

    儿行千里母担忧。梁训美虽然支持儿子去武汉,可作为母亲,她无法抑制对儿子安全的担忧,她吃不下睡不好,忧心儿子会不会有危险。

    2月14日晚上,梁训美看新闻,听说全国已有不少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病毒……她越看越紧张,越紧张身体就越不舒服。

    由于连日的思念,多年操劳的梁训美突然消化道大出血。在泰兴广陵镇、村领导关心下,2月15日凌晨4点02分,梁训美被紧急送往泰兴市人民医院救治。

    胡修六还有一个妹妹在常州,疫情期间,交通管控,妹妹也无法回到老家去照顾。泰兴市人民医院对梁训美全流程都照顾到位。

    怕影响胡修六的情绪,胡乃春和梁训美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儿子。

    其间,胡修六曾经抽空给父母来过一个电话。两位老人都只字未提住院的事,胡乃春强作镇定,同样对儿子撒起了谎。“六子,我和你妈身体都好。你妈妈在包饺子,咱家今晚吃饺子。”

    为了儿子,两位老人在同室病友的帮助下,在住院期间学会了用微信——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加入一个杭州市红会医院专为支援武汉医务人员而建的家属群里,每天,医院的工作人员都会在此“广播”武汉前线的消息。

    可爱的胡爸爸以为儿子胡修六也在这个群里,时不时也会发几句话,大意是:“六子,我和你妈妈身体都很好,你在一线要认真工作,早日铲除病魔。”“六子,你多救一个人就少一个人被传染,你一定要认真工作。”

    2月22日下午,梁训美康复出院,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胡修六(左)和同事。

    苦撑半个月的谎言终于结束

    2月24日,刚上完夜班的胡修六轮休。章金娟副院长给这一家建了个微信小群,准备打一个三方视频电话。胡乃春叮嘱章院长:“我们现在好了,你千万别告诉六子他妈妈生病的事,别让他分心。”

    “六子,你今天休息吗?”视频接通,好久不见儿子的梁训美当即泪流满面。胡修六说:“刚来时三班倒,现在两班倒,确实挺累的。不过昨天我们病区有一位重症病人出院了,还是蛮高兴的,特别有成就感。”

    梁训美叮嘱儿子说:“要好好救人,妈妈跟爸爸都好,只要你好好的就好。”胡乃春马上接上说:“努力工作,为病人服务,我跟你妈什么都好。”

    胡修六则一个劲应承:“我知道,我知道,你们请放心!”

    简短的“见面”匆匆结束了——老夫妻急着挂电话,怕说多了儿子会看出破绽。

    章金娟深知两位老人的心思,但她决定不再帮他们瞒下去了。

    于是,她又给胡修六打了个电话,把这个隐瞒已久的秘密告诉胡修六。电话那头,胡修六哽咽了:“我不知道妈妈生了这样一场重病,还瞒着我。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也不能这样安心在一线工作。感谢医院、感谢社区、感谢泰兴老家的领导在后方细致贴心的保障,帮我照顾年迈的父母。”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医生儿子驰援武汉,一直瞒着父母 一场视频电话戳穿这家人彼此善意谎言
2020年02月27日 18:51 来源:泰州晚报

    2月24日上午,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办公室里,正在进行一场特殊的视频电话。对话,跨越了三地——浙江杭州、湖北武汉和江苏泰兴。这场视频电话,戳破了一家人两个“善意的谎言” 。

    出征前儿子向父母撒了谎

    34岁的胡修六,是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的一名急诊科医师。他的父母胡乃春、梁训美在泰兴广陵镇以养猪为业。

    今年春节值班,胡修六排了年三十到年初八的班。他和父母说,等结束了初八的值班之后,就抽空回江苏泰兴看看他们。没想到,“战疫”打乱了他的计划。

    2月8日深夜,胡修六接到医院集结令,他被列入浙江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名单,次日一早出征武汉。

    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胡修六决定先瞒着父母。2月9日上午,他瞅了个空,躲到安静的角落,深呼吸后,拨通了父母的电话,“爸、妈,特殊时期,医院最近工作挺忙的,你们好好照顾自己,我回不了家了,可能最近也会跟你们联系少些,请别担心。”

    他努力让这通电话显得一如往常,关照父母照顾好自己,却只字未提自己即将奔赴武汉前线。

    抵达武汉后,胡修六所在医疗队迅速接管了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两个重症病房,负责100余张床位,每天的工作紧张而忙碌。胡修六告诉记者:“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驰援一线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爸妈也一定会支持我。我不想让他们太牵挂,才不愿意告诉他们。”

    一个慰问电话戳穿谎言

    “不、不……”2月10日早上,身处武汉的胡修六对着电话着急地蹦出一连串的“不”,电话那头是医院领导——杭州市红会医院副院长章金娟。

    原来,为了让前线同事安心战斗,院领导班子决定每一位前去支援的医务人员的家属都由一位院领导亲自对接。听说章金娟副院长想要打电话问候他父母,胡修六急忙解释:“作为医生,我来支援武汉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不想父母为我担心,我没告诉他们我来武汉。”

    这个电话,让章金娟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她想或许跟胡修六一起“撒谎”就是在帮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善意的谎言,却在2月12日被戳破了——

    原来,胡修六在杭州居住的社区,也在开展辖区内一线抗疫工作人员家属的慰问工作,一个电话打到了胡爸爸胡乃春的手机上。两位老人一时有点意外。

    “儿子肯定是怕我们担心,才没跟我们说去武汉的事。我们也不打算让他知道我们晓得这事了,不想他因我们牵挂而担心我们。”得知社区去电后,章金娟第一时间又给胡爸爸打去电话,得到了这样朴实而又催泪的回答。

    得知真相,父母也选择了“撒谎”

    儿行千里母担忧。梁训美虽然支持儿子去武汉,可作为母亲,她无法抑制对儿子安全的担忧,她吃不下睡不好,忧心儿子会不会有危险。

    2月14日晚上,梁训美看新闻,听说全国已有不少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病毒……她越看越紧张,越紧张身体就越不舒服。

    由于连日的思念,多年操劳的梁训美突然消化道大出血。在泰兴广陵镇、村领导关心下,2月15日凌晨4点02分,梁训美被紧急送往泰兴市人民医院救治。

    胡修六还有一个妹妹在常州,疫情期间,交通管控,妹妹也无法回到老家去照顾。泰兴市人民医院对梁训美全流程都照顾到位。

    怕影响胡修六的情绪,胡乃春和梁训美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儿子。

    其间,胡修六曾经抽空给父母来过一个电话。两位老人都只字未提住院的事,胡乃春强作镇定,同样对儿子撒起了谎。“六子,我和你妈身体都好。你妈妈在包饺子,咱家今晚吃饺子。”

    为了儿子,两位老人在同室病友的帮助下,在住院期间学会了用微信——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加入一个杭州市红会医院专为支援武汉医务人员而建的家属群里,每天,医院的工作人员都会在此“广播”武汉前线的消息。

    可爱的胡爸爸以为儿子胡修六也在这个群里,时不时也会发几句话,大意是:“六子,我和你妈妈身体都很好,你在一线要认真工作,早日铲除病魔。”“六子,你多救一个人就少一个人被传染,你一定要认真工作。”

    2月22日下午,梁训美康复出院,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胡修六(左)和同事。

    苦撑半个月的谎言终于结束

    2月24日,刚上完夜班的胡修六轮休。章金娟副院长给这一家建了个微信小群,准备打一个三方视频电话。胡乃春叮嘱章院长:“我们现在好了,你千万别告诉六子他妈妈生病的事,别让他分心。”

    “六子,你今天休息吗?”视频接通,好久不见儿子的梁训美当即泪流满面。胡修六说:“刚来时三班倒,现在两班倒,确实挺累的。不过昨天我们病区有一位重症病人出院了,还是蛮高兴的,特别有成就感。”

    梁训美叮嘱儿子说:“要好好救人,妈妈跟爸爸都好,只要你好好的就好。”胡乃春马上接上说:“努力工作,为病人服务,我跟你妈什么都好。”

    胡修六则一个劲应承:“我知道,我知道,你们请放心!”

    简短的“见面”匆匆结束了——老夫妻急着挂电话,怕说多了儿子会看出破绽。

    章金娟深知两位老人的心思,但她决定不再帮他们瞒下去了。

    于是,她又给胡修六打了个电话,把这个隐瞒已久的秘密告诉胡修六。电话那头,胡修六哽咽了:“我不知道妈妈生了这样一场重病,还瞒着我。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也不能这样安心在一线工作。感谢医院、感谢社区、感谢泰兴老家的领导在后方细致贴心的保障,帮我照顾年迈的父母。”

相关新闻:
  • ·苏黄两地书|八个“亲爱的” 道尽一线护士满满的爱
  • ·跟随孩子们的眼睛 走近一线医护工作者们的世界
  • ·江苏民政送出“暖心包”,关爱一线医务人员家中老小
  •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