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男护士跪着给婴儿打针,“第一次戴3层手套打针太紧张”
2020年03月02日 13:42 来源:现代快报+ZAKER南京

    现代快报讯(特派记者 邓雯婷 孙玉春)在湖北黄石市妇幼保健院,有两名来自南京市儿童医院的男护士——张少华和马良超,他们都是江苏援黄石医疗队队员。由于面对的是小患者,接触起来和成年患者有很多不同。3 月 1 日,现代快报记者来到黄石市妇幼保健院,了解他们的故事。

    △张少华(最右)

    男护士体能有优势,也有柔情的一面

    张少华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南京市儿童医院,已经工作快 10 年了,目前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长。原本过年他还打算带着妻儿回老家东台过年,但疫情打破了他的计划。他每天都在医院加班,后来就到了黄石。张少华每天在黄石妇幼照顾小患者,可家里刚过周岁的孩子却顾不上了。

    1995 年出生的马良超,是南京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其实这次来湖北一线支援,一开始他都没和家人说。后来出征的时候他被媒体采访,结果同学在网上看到他,还发到班级群里。没几天家人也看到这个新闻,就上网搜索江苏医疗队队员名单,这下小秘密可藏不住了。女友一边责怪马良超瞒着自己,一边又忍不住关心他。

    张少华告诉现代快报记者,重症监护室更需要男护士,因为在这里工作承受的压力更大,节奏更快,处理事情更要冷静。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男护士在体能上有优势。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其实男护士也有柔情的一面,比如张少华会在隔离病房里给小患者扎辫子,而马良超则学起洗手儿歌去教孩子。

    △张少华(右)和同事一起给小患者扎辫子

    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打针太紧张

    提起在黄石印象最深的事,马良超想起自己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扎针的事。原本给小孩子扎针就不太容易,可能会动来动去,也可能会哭闹。因为穿全套防护服,所以要戴 3 层手套和护目镜。" 那次是给一个 3 个月的婴儿扎针,小孩子蛮胖的,血管并不好找。同时,我站着也不方便,蹲着也不稳,只能跪在地上扎针了。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打针真的太紧张了,就没扎好。"

    提起这次经历,马良超满满都是自责。后来他就经常戴着手套练习扎针,之后每次扎针都没再出错。

    △马良超工作照(右)

    疑似患者紧急产子

    一般情况下,孕妇生孩子都会有预产期,但如果是突然产子就会很麻烦,而当妈妈是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生产就会格外困难重重。来黄石后没几天,张少华和马良超就遇到这样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张少华说:" 那天中午,我们刚进隔离病房。那个产妇也刚过来,几分钟的时间,她丈夫的喊声就打破了病房的平静,说羊水破了。我们检查发现,这个产妇已经开 9 指了,小孩随时就要被生出来。但当时的病房并不符合接生的条件,情况真的非常紧急!经过综合评估,我们就把她送到产房去。她当时很紧张,不停地喊要生了,我们就对她进行心理安抚。很快,孩子生下来了,整个过程比较顺利,她的家人对我们也很感激。"

    如果孕妇是新冠肺炎患者,那么治疗用药会不会对胎儿有影响呢?张少华表示,都是对症治疗,一般是不会有太大影响。

    轮休时还到医院进行业务交流

    3 月 1 日张少华原本是轮休,不过因为接到黄石妇幼有关负责人的邀请,因此他来到医院的 picu(儿童重症监护室)进行交流。" 我到他们 picu 看了一下,看到里面的布局,和收治的病人,包括床边查房。我交流了一些具体的护理措施和方法,查看仪器设备。因为时间有限,我们留下联系方式,后面还会进一步跟踪解答。希望在这段时间我们分享的急救经验或者操作知识,使他们整体医疗水平和护理水平得到提高。"

    疫情结束后,他们才能离开,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但他们心里还是有些打算。回去后第一件事是做什么?马良超脱口而出:" 哈哈,带女朋友去吃火锅吃烤鱼。" 而张少华则长叹一口气:" 想安心睡一觉。"

    (编辑 吴嫣然)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95后男护士跪着给婴儿打针,“第一次戴3层手套打针太紧张”
2020年03月02日 13:42 来源:现代快报+ZAKER南京

    现代快报讯(特派记者 邓雯婷 孙玉春)在湖北黄石市妇幼保健院,有两名来自南京市儿童医院的男护士——张少华和马良超,他们都是江苏援黄石医疗队队员。由于面对的是小患者,接触起来和成年患者有很多不同。3 月 1 日,现代快报记者来到黄石市妇幼保健院,了解他们的故事。

    △张少华(最右)

    男护士体能有优势,也有柔情的一面

    张少华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南京市儿童医院,已经工作快 10 年了,目前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长。原本过年他还打算带着妻儿回老家东台过年,但疫情打破了他的计划。他每天都在医院加班,后来就到了黄石。张少华每天在黄石妇幼照顾小患者,可家里刚过周岁的孩子却顾不上了。

    1995 年出生的马良超,是南京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其实这次来湖北一线支援,一开始他都没和家人说。后来出征的时候他被媒体采访,结果同学在网上看到他,还发到班级群里。没几天家人也看到这个新闻,就上网搜索江苏医疗队队员名单,这下小秘密可藏不住了。女友一边责怪马良超瞒着自己,一边又忍不住关心他。

    张少华告诉现代快报记者,重症监护室更需要男护士,因为在这里工作承受的压力更大,节奏更快,处理事情更要冷静。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男护士在体能上有优势。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其实男护士也有柔情的一面,比如张少华会在隔离病房里给小患者扎辫子,而马良超则学起洗手儿歌去教孩子。

    △张少华(右)和同事一起给小患者扎辫子

    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打针太紧张

    提起在黄石印象最深的事,马良超想起自己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扎针的事。原本给小孩子扎针就不太容易,可能会动来动去,也可能会哭闹。因为穿全套防护服,所以要戴 3 层手套和护目镜。" 那次是给一个 3 个月的婴儿扎针,小孩子蛮胖的,血管并不好找。同时,我站着也不方便,蹲着也不稳,只能跪在地上扎针了。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打针真的太紧张了,就没扎好。"

    提起这次经历,马良超满满都是自责。后来他就经常戴着手套练习扎针,之后每次扎针都没再出错。

    △马良超工作照(右)

    疑似患者紧急产子

    一般情况下,孕妇生孩子都会有预产期,但如果是突然产子就会很麻烦,而当妈妈是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生产就会格外困难重重。来黄石后没几天,张少华和马良超就遇到这样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张少华说:" 那天中午,我们刚进隔离病房。那个产妇也刚过来,几分钟的时间,她丈夫的喊声就打破了病房的平静,说羊水破了。我们检查发现,这个产妇已经开 9 指了,小孩随时就要被生出来。但当时的病房并不符合接生的条件,情况真的非常紧急!经过综合评估,我们就把她送到产房去。她当时很紧张,不停地喊要生了,我们就对她进行心理安抚。很快,孩子生下来了,整个过程比较顺利,她的家人对我们也很感激。"

    如果孕妇是新冠肺炎患者,那么治疗用药会不会对胎儿有影响呢?张少华表示,都是对症治疗,一般是不会有太大影响。

    轮休时还到医院进行业务交流

    3 月 1 日张少华原本是轮休,不过因为接到黄石妇幼有关负责人的邀请,因此他来到医院的 picu(儿童重症监护室)进行交流。" 我到他们 picu 看了一下,看到里面的布局,和收治的病人,包括床边查房。我交流了一些具体的护理措施和方法,查看仪器设备。因为时间有限,我们留下联系方式,后面还会进一步跟踪解答。希望在这段时间我们分享的急救经验或者操作知识,使他们整体医疗水平和护理水平得到提高。"

    疫情结束后,他们才能离开,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但他们心里还是有些打算。回去后第一件事是做什么?马良超脱口而出:" 哈哈,带女朋友去吃火锅吃烤鱼。" 而张少华则长叹一口气:" 想安心睡一觉。"

    (编辑 吴嫣然)

相关新闻:
  • ·特别的日子致敬特别的你!南京黄石武汉联“唱”手语版《真心英雄》
  • ·蔡蔡在疫线|黄石重症病房里的“生死时速”:“死死守住病人,会有惊喜”
  • ·共抗疫:常信院对口援助湖北黄石开展信息化教学
  •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