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回忆录:就算时光倒流100次,我会义无反顾100次
2020年03月19日 19:09 来源:中国常州网

    03.18

    溧阳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护师  史云奇

    我擦干净玻璃杯里最后一滴水,倒扣在杯盘上,转身抹平被子上的褶皱,最后一次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明媚而温暖。房间如我来时那天一般整洁,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留下了我的不舍。

    在这里我有过对疫情未知的恐惧,工作到深夜回来后的疲惫,在电话中对父母说放心,自己却因想念而流下的眼泪……在这里我哭过、笑过、感动过、震撼过,小小的房间成了我最坚固的城堡,见证着我一步一步的成长。

    “组长,快下来,集合出发了。”

    “好的,就来!”

    我背起行囊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的刹那我知道,武汉,我们是真的要再见了。

    踏上回归的旅程,我在想,如果时光倒流,回到2月9日凌晨一点半,重新接到来武汉的通知……耳边突然响起战友们的歌声: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看着他们坚定的脸庞,听着嘹亮的歌声,我笑了,就算时光倒流一百次,我会义无反顾一百次。

    车子拐弯行驶入南湖大道,窗边出现一抹熟悉耀眼的绿,武汉民警整齐划一的站在路边,举起右手,向我们敬礼。随着车子前进,他们的身躯也慢慢转动,目光紧跟车身。车速很快,快到我来不及看清他们的脸庞就呼啸而过。透过窗户,遥遥望去,即便车子与他们已相距甚远,荧光绿变得越来越小,小到即将融入春天的绿意中,他们也未曾放下举起的右手。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我们的敬意,无言的致敬,却掷地有声,响彻心扉。

    还没来得及平复内心的波澜,眼里又闯入一个身影。一位市民站在小区门口,戴着口罩,高举双臂,竖起了两个大拇指。他可能担心坐在车里的我们看不到,甚至踮起了脚尖。我想如果情况允许,他怕是早就飞奔过来了。我们的车子在他面前经过时,他高喊着:“白衣天使一路平安!”看,这就是可爱的武汉人民,质朴无华,从不遮掩。虽是短短一句,却胜过无数赞歌。

    飞机在空中将近1个小时的行程,我闭眼回忆在武汉38天的情景,每一帧都历历在目:

    凌晨2点,王蕾在舱内由于厚重的防护服出现胸闷不适,坚持许久没有改善。杨燕初二话不说,一人扛起了98名患者的护理工作,她对王蕾说:“去舱外好好休息,不要担心,里面有我。”

    38岁的妈妈在治疗期间,担心家中6岁的儿子无人照料,默默哭泣。袁翠知道后陪伴安慰,整整两个小时,未曾离开患者半步。温声细语,悉心相伴,直至打开对方的心结。当别人问袁翠为何有如此耐心时,她说:“谁不为人父母子女,我只是感同身受罢了。”

    赵乐一米七五,117斤,每天在物资组搬运物资,小到纸巾,大到空气消毒器,我无法想象一个人是怎么扛起比自己还要高的机器,而他从未叫过苦,只是晚上回来时,站在称上打着哈哈说:“我又瘦了。”

    蒋丽华老师摸着自己日渐稀疏的头发问我,是不是少得很明显,我用力摇了摇头,她笑着说:“你别骗我了,我每天照镜子的时候看得见,你看,我的额头越来越大了,回去后老公女儿怕是要认不出我了。”我一时语塞,原来我连撒谎都撒不好唉。

    晚上23点,裘小凤和华茜还在练习穿脱防护用品,她们说马上要进舱了,想再练练。我叮嘱半小时后休息,她们点头答应。23点30分她们还在练习,24点她们还在练习,凌晨1点她们还在练习,不知疲倦,无怨无悔,只为做好万全准备,奔赴战场……

    我还在回忆中,机舱内传来广播:“尊敬的白衣天使,感谢您乘坐本次航班,南京禄口机场已经到达……”

    走出机舱,看着蓝天白云,春风拂过衣裳,吹起肩膀上“苏”的标志,我用力按下抚平。如果说那38天是一部电影的话,那我们30名战友就是最佳演员,倾尽全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没有替身。

    我知道,此刻我们的使命完成了。

    来源:中国常州网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武汉回忆录:就算时光倒流100次,我会义无反顾100次
2020年03月19日 19:09 来源:中国常州网

    03.18

    溧阳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护师  史云奇

    我擦干净玻璃杯里最后一滴水,倒扣在杯盘上,转身抹平被子上的褶皱,最后一次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明媚而温暖。房间如我来时那天一般整洁,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留下了我的不舍。

    在这里我有过对疫情未知的恐惧,工作到深夜回来后的疲惫,在电话中对父母说放心,自己却因想念而流下的眼泪……在这里我哭过、笑过、感动过、震撼过,小小的房间成了我最坚固的城堡,见证着我一步一步的成长。

    “组长,快下来,集合出发了。”

    “好的,就来!”

    我背起行囊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的刹那我知道,武汉,我们是真的要再见了。

    踏上回归的旅程,我在想,如果时光倒流,回到2月9日凌晨一点半,重新接到来武汉的通知……耳边突然响起战友们的歌声: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看着他们坚定的脸庞,听着嘹亮的歌声,我笑了,就算时光倒流一百次,我会义无反顾一百次。

    车子拐弯行驶入南湖大道,窗边出现一抹熟悉耀眼的绿,武汉民警整齐划一的站在路边,举起右手,向我们敬礼。随着车子前进,他们的身躯也慢慢转动,目光紧跟车身。车速很快,快到我来不及看清他们的脸庞就呼啸而过。透过窗户,遥遥望去,即便车子与他们已相距甚远,荧光绿变得越来越小,小到即将融入春天的绿意中,他们也未曾放下举起的右手。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我们的敬意,无言的致敬,却掷地有声,响彻心扉。

    还没来得及平复内心的波澜,眼里又闯入一个身影。一位市民站在小区门口,戴着口罩,高举双臂,竖起了两个大拇指。他可能担心坐在车里的我们看不到,甚至踮起了脚尖。我想如果情况允许,他怕是早就飞奔过来了。我们的车子在他面前经过时,他高喊着:“白衣天使一路平安!”看,这就是可爱的武汉人民,质朴无华,从不遮掩。虽是短短一句,却胜过无数赞歌。

    飞机在空中将近1个小时的行程,我闭眼回忆在武汉38天的情景,每一帧都历历在目:

    凌晨2点,王蕾在舱内由于厚重的防护服出现胸闷不适,坚持许久没有改善。杨燕初二话不说,一人扛起了98名患者的护理工作,她对王蕾说:“去舱外好好休息,不要担心,里面有我。”

    38岁的妈妈在治疗期间,担心家中6岁的儿子无人照料,默默哭泣。袁翠知道后陪伴安慰,整整两个小时,未曾离开患者半步。温声细语,悉心相伴,直至打开对方的心结。当别人问袁翠为何有如此耐心时,她说:“谁不为人父母子女,我只是感同身受罢了。”

    赵乐一米七五,117斤,每天在物资组搬运物资,小到纸巾,大到空气消毒器,我无法想象一个人是怎么扛起比自己还要高的机器,而他从未叫过苦,只是晚上回来时,站在称上打着哈哈说:“我又瘦了。”

    蒋丽华老师摸着自己日渐稀疏的头发问我,是不是少得很明显,我用力摇了摇头,她笑着说:“你别骗我了,我每天照镜子的时候看得见,你看,我的额头越来越大了,回去后老公女儿怕是要认不出我了。”我一时语塞,原来我连撒谎都撒不好唉。

    晚上23点,裘小凤和华茜还在练习穿脱防护用品,她们说马上要进舱了,想再练练。我叮嘱半小时后休息,她们点头答应。23点30分她们还在练习,24点她们还在练习,凌晨1点她们还在练习,不知疲倦,无怨无悔,只为做好万全准备,奔赴战场……

    我还在回忆中,机舱内传来广播:“尊敬的白衣天使,感谢您乘坐本次航班,南京禄口机场已经到达……”

    走出机舱,看着蓝天白云,春风拂过衣裳,吹起肩膀上“苏”的标志,我用力按下抚平。如果说那38天是一部电影的话,那我们30名战友就是最佳演员,倾尽全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没有替身。

    我知道,此刻我们的使命完成了。

    来源:中国常州网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