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实录:不要打扰爸爸,因为爸爸在消病毒
2020年03月27日 16:37 来源:中国常州网

    3月25日晚上10点,气象台发布了雷暴预警,外面下起了暴雨,我正在穿戴防护服准备出任务。儿子发来视频邀请,我心头一紧,要是他们看到我穿防护服,大晚上那么大雨还要出任务早上才能回驻地,一定会担心,但是要是不接通他们会更担心。我接通了,儿子看到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的爸爸,对着镜头和妈妈说不要打扰爸爸,因为爸爸在消病毒,这是半个月来儿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3月10日,我接到组织任务安排,于3月11日奔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前线参加江苏省浦东交通陪护组常州工作组,参与我省涉外疫情防控输入工作,主要任务是陪护来自重点疫情国家和地区的入境上海目的地为江苏的人员,接驳转运至昆山市花桥国际博览中心,再由各市工作组专车接驳转运带回。

    受疫情影响,我和儿子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国内疫情增长期间,我和儿子一起待在家不出门好几个礼拜,第二个阶段是国外疫情增长阶段,儿子已经两周没在家里见到爸爸,而这种情况还要继续持续一段时间。以前不出门的时候,儿子总是说因为外面有病毒。这段时间在家里看不到爸爸,三周岁半的儿子在手机里看到防护服护目镜全副武装的爸爸,不能完全理解爸爸在做什么,和妈妈说不要打扰爸爸,因为爸爸在消病毒。

    的确,作为一名外事工作者,我和外办、公安、卫健、疾控等部门许多工作人员一起连续十几天在一线“消”着病毒。

    自3月11日晚至3月21日,在省工作组统一调度下,我所在的省浦东交通陪护组常州组,密集完成18次出车陪护任务,共计成功陪护接驳转运入境人员316人次,做到零差错零遗漏。我们常州组在全身穿戴防护装备的情况下,日均随车陪护超过1.6次,每天穿戴防护装备超过10小时,每天深入浦东机场T1、T2航站楼,多次直面在机场的入境中国的各类人员。每次任务从浦东机场到昆山中转站往返超过5个小时,3月13日常州组全天陪护了3次浦东昆山往返,那天我们只睡了一个多小时。

    儿子说我穿着防护服和电视里的医生一模一样,都在消病毒。以前在电视里看支援湖北的医护工作者整天穿着防护服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觉得他们很不容易,现在我们来到机场前线每天也穿着10多个小时的防护服,和他们一样感同身受,电视里说要穿着成人纸尿裤穿防护服不能进食不能上厕所不是骗人的,因为防护服一脱就失去防护作用了。3月18日凌晨,在我们常州组的大巴车上,因为长时间没有足够睡眠,加上防护服口罩护目镜封闭闷气,我突然呼吸不畅,头晕目眩,感觉自己随时会窒息昏厥,很想下车脱掉一切防护用品呼吸新鲜空气。我向同组常州疾控中心的华天齐说明自己身体不适,希望得到专家允许脱下部分防护装备,最后专家只同意我把护目镜拉开调整一下,不允许我调整口罩和拉开防护服。那一路上,我感觉自己头上,背上,身上,腿上,脚上,全身每个毛孔都在出汗,我只能轻轻地呼吸,因为我怕太用力呼吸,下一次呼吸就呼吸不上窒息了。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儿子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对他说爸爸暂时还不回家休息。已经十几天没回家的我让家里寄了两次衣服,妻子说把衣服放在小区门口,我要是坐车经过小区时下来拿衣服,她在远远的地方看到我也好。我想想还是拒绝了,让她寄了快递过来,疫情不结束不回家,回家了也不接触家人,先自我观察一阵子。

    说到休息,我想起来前几天领导担心我身体吃不消打电话让我考虑休息调整一下,我拒绝休息,因为我是常州组组长,希望继续和战友奋战一线,那是江苏工作组在浦东机场转运接驳压力最大的几天,也是常州组最忙碌的几天,3月14日、16日我们均是凌晨出发,17日凌晨4点到驻地,18日凌晨4点出发,19日晚上11点多到驻地,20日凌晨3点出发,21日凌晨1点半出发。任务密集时,休整间隔时间不超过50分钟,每天睡觉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那会睡觉简直是奢侈品,遇上任务集中不确定下次任务时间时,我队友都是穿着防护服睡觉,这样就可以多睡几分钟再出任务。那几天我们连续高强度作战多时,承受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考验。我们组常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蒋林杰还发朋友圈说“英俊”同志拒绝休息让大家深受鼓舞。他发的这条朋友圈还让我“火”了一下,其实我只是我省涉外疫情防控输入队伍的微小的一份子,在前线有很多和我一样甚至比我工作更久更辛苦的同事。

    儿子说他在电视上看到了国旗,和爸爸朋友圈的自拍的国旗一样。那是3月16日凌晨3点多,我们常州组接到任务到达浦东机场T1航站楼,那天凌晨降温了,我下车看到机场的五星红旗,那一刻我突然不冷不困了。我默默祈祷:愿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虽然转运压力大,我们既认真做好本职工作,也在不断体现“常州温度”。3月14日晚上,在浦东机场,我们按照江苏工作组安排的接驳转运的20人任务,准备发车去昆山转运点时,发现有位不在名单里的老人家对我欲言又止。我主动上前了解到那位将要前往无锡的老人家(65岁的陈女士)没带手机,答应帮助陈女士的另一位女士即将乘坐常州组接驳车前往昆山转运点,而且在沟通中发现这位无锡的陈女士有轻微的沟通障碍。我们立即和机场江苏接驳工作组沟通并得到同意可新增接驳陈女士一人一同前往昆山转运点,一路上我们仔细保管好陈女士那张写有家人姓名联系电话的纸。到了昆山转运点,我和常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严乐凯帮助陈女士搬运行李至无锡候车区,常州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付强用自己手机联系上陈女士家人,并确保陈女士坐上无锡市接驳转运专车,我们才离开昆山转运点。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我和儿子道了晚安后,整理好防护装备出发。我现在是常州市涉外协调组派驻昆山专班一员,负责接驳转运在昆山转运点的即将前往常州的入境人员,至常州接驳转运点。我将继续和其他50多名昆山专班成员一起努力,按规范标准开展入境人员接驳转运工作,对接驳转运入境人员全程实行闭环管理,关口前移,精准防控,坚决筑牢入常防线。

     (口述人/吴骏记者/侯正萍)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手记实录:不要打扰爸爸,因为爸爸在消病毒
2020年03月27日 16:37 来源:中国常州网

    3月25日晚上10点,气象台发布了雷暴预警,外面下起了暴雨,我正在穿戴防护服准备出任务。儿子发来视频邀请,我心头一紧,要是他们看到我穿防护服,大晚上那么大雨还要出任务早上才能回驻地,一定会担心,但是要是不接通他们会更担心。我接通了,儿子看到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的爸爸,对着镜头和妈妈说不要打扰爸爸,因为爸爸在消病毒,这是半个月来儿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3月10日,我接到组织任务安排,于3月11日奔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前线参加江苏省浦东交通陪护组常州工作组,参与我省涉外疫情防控输入工作,主要任务是陪护来自重点疫情国家和地区的入境上海目的地为江苏的人员,接驳转运至昆山市花桥国际博览中心,再由各市工作组专车接驳转运带回。

    受疫情影响,我和儿子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国内疫情增长期间,我和儿子一起待在家不出门好几个礼拜,第二个阶段是国外疫情增长阶段,儿子已经两周没在家里见到爸爸,而这种情况还要继续持续一段时间。以前不出门的时候,儿子总是说因为外面有病毒。这段时间在家里看不到爸爸,三周岁半的儿子在手机里看到防护服护目镜全副武装的爸爸,不能完全理解爸爸在做什么,和妈妈说不要打扰爸爸,因为爸爸在消病毒。

    的确,作为一名外事工作者,我和外办、公安、卫健、疾控等部门许多工作人员一起连续十几天在一线“消”着病毒。

    自3月11日晚至3月21日,在省工作组统一调度下,我所在的省浦东交通陪护组常州组,密集完成18次出车陪护任务,共计成功陪护接驳转运入境人员316人次,做到零差错零遗漏。我们常州组在全身穿戴防护装备的情况下,日均随车陪护超过1.6次,每天穿戴防护装备超过10小时,每天深入浦东机场T1、T2航站楼,多次直面在机场的入境中国的各类人员。每次任务从浦东机场到昆山中转站往返超过5个小时,3月13日常州组全天陪护了3次浦东昆山往返,那天我们只睡了一个多小时。

    儿子说我穿着防护服和电视里的医生一模一样,都在消病毒。以前在电视里看支援湖北的医护工作者整天穿着防护服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觉得他们很不容易,现在我们来到机场前线每天也穿着10多个小时的防护服,和他们一样感同身受,电视里说要穿着成人纸尿裤穿防护服不能进食不能上厕所不是骗人的,因为防护服一脱就失去防护作用了。3月18日凌晨,在我们常州组的大巴车上,因为长时间没有足够睡眠,加上防护服口罩护目镜封闭闷气,我突然呼吸不畅,头晕目眩,感觉自己随时会窒息昏厥,很想下车脱掉一切防护用品呼吸新鲜空气。我向同组常州疾控中心的华天齐说明自己身体不适,希望得到专家允许脱下部分防护装备,最后专家只同意我把护目镜拉开调整一下,不允许我调整口罩和拉开防护服。那一路上,我感觉自己头上,背上,身上,腿上,脚上,全身每个毛孔都在出汗,我只能轻轻地呼吸,因为我怕太用力呼吸,下一次呼吸就呼吸不上窒息了。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儿子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对他说爸爸暂时还不回家休息。已经十几天没回家的我让家里寄了两次衣服,妻子说把衣服放在小区门口,我要是坐车经过小区时下来拿衣服,她在远远的地方看到我也好。我想想还是拒绝了,让她寄了快递过来,疫情不结束不回家,回家了也不接触家人,先自我观察一阵子。

    说到休息,我想起来前几天领导担心我身体吃不消打电话让我考虑休息调整一下,我拒绝休息,因为我是常州组组长,希望继续和战友奋战一线,那是江苏工作组在浦东机场转运接驳压力最大的几天,也是常州组最忙碌的几天,3月14日、16日我们均是凌晨出发,17日凌晨4点到驻地,18日凌晨4点出发,19日晚上11点多到驻地,20日凌晨3点出发,21日凌晨1点半出发。任务密集时,休整间隔时间不超过50分钟,每天睡觉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那会睡觉简直是奢侈品,遇上任务集中不确定下次任务时间时,我队友都是穿着防护服睡觉,这样就可以多睡几分钟再出任务。那几天我们连续高强度作战多时,承受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考验。我们组常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蒋林杰还发朋友圈说“英俊”同志拒绝休息让大家深受鼓舞。他发的这条朋友圈还让我“火”了一下,其实我只是我省涉外疫情防控输入队伍的微小的一份子,在前线有很多和我一样甚至比我工作更久更辛苦的同事。

    儿子说他在电视上看到了国旗,和爸爸朋友圈的自拍的国旗一样。那是3月16日凌晨3点多,我们常州组接到任务到达浦东机场T1航站楼,那天凌晨降温了,我下车看到机场的五星红旗,那一刻我突然不冷不困了。我默默祈祷:愿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虽然转运压力大,我们既认真做好本职工作,也在不断体现“常州温度”。3月14日晚上,在浦东机场,我们按照江苏工作组安排的接驳转运的20人任务,准备发车去昆山转运点时,发现有位不在名单里的老人家对我欲言又止。我主动上前了解到那位将要前往无锡的老人家(65岁的陈女士)没带手机,答应帮助陈女士的另一位女士即将乘坐常州组接驳车前往昆山转运点,而且在沟通中发现这位无锡的陈女士有轻微的沟通障碍。我们立即和机场江苏接驳工作组沟通并得到同意可新增接驳陈女士一人一同前往昆山转运点,一路上我们仔细保管好陈女士那张写有家人姓名联系电话的纸。到了昆山转运点,我和常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严乐凯帮助陈女士搬运行李至无锡候车区,常州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付强用自己手机联系上陈女士家人,并确保陈女士坐上无锡市接驳转运专车,我们才离开昆山转运点。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我和儿子道了晚安后,整理好防护装备出发。我现在是常州市涉外协调组派驻昆山专班一员,负责接驳转运在昆山转运点的即将前往常州的入境人员,至常州接驳转运点。我将继续和其他50多名昆山专班成员一起努力,按规范标准开展入境人员接驳转运工作,对接驳转运入境人员全程实行闭环管理,关口前移,精准防控,坚决筑牢入常防线。

     (口述人/吴骏记者/侯正萍)

相关新闻:
  • ·手记实录:只想为病房里的“亲人”们多做一些事
  • ·手记实录:对于妈妈来说,这是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石项链
  • ·手记实录:冬去春至,一切美好都将随之而来
  •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