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企业劳资状况如何?我市首份调查报告出炉
2020年05月04日 07:56 来源:常州日报

    疫情期间企业劳资状况如何?

    我市首份调查报告出炉

    常报全媒体讯 发动全市100家律师事务所、1000名律师,对我市10000家企业通过免费法律顾问、线上微课、电话咨询、实地走访等形式,开展重点调研。我市疫情期间首份企业劳动用工状况调研报告日前出炉。

    据介绍,这场调研活动是我市律师协会在司法局组织下开展的,就疫情期间企业用工现状进行调研,并有针对性地提供法律服务对策,更好地促进企业复工复产。通过调研,发现我市企业在用工方面主要存在以下4个问题。

    一是企业复工劳动力不足。调研显示,今年2月份复工后,调研样本企业中有90%企业一线工人存在缺口,其中50%缺口10%以下,10%缺口50%以上。复工初期的首批员工仅为常州籍员工,而外出打工返乡人员采取隔离观察等限制性措施,部分重点疫区员工还未返岗,导致异地员工返程返岗困难多,企业普遍反映车间生产员工有缺口。还有部分制造行业的企业,因关键岗位员工未能到岗,整条生产线其他岗位员工到岗后也不能正常生产。

    二是员工存在离职跳槽现象。餐饮、娱乐、工程建设类行业领域普遍延迟复工,已恢复生产经营的部分企业也及时调整了生产经营规模,对员工薪资等也作了相应调整,导致很多员工离职。 

    例如新北某制造企业部分员工因不满企业待遇过低而离职并产生劳动争议。此外,由于短期口罩衍生产业的需求剧增,熔喷布的生产量爆发,相应的岗位操作工工资比正常工资高出2至3倍,造成很多企业的工人随意离职到该行业,影响到原企业的正常生产。比如武进区礼嘉镇、天宁区郑陆镇、新北区孟河镇等多家纺织企业、医疗器械企业、注塑企业、机械制造企业,在网上发布与口罩、熔喷布生产的招工广告,临时高薪招聘工人,有的岗位甚至达到800元/天,相关设备调试工更是高达上万元/次。

    三是企业难以安排灵活用工。考虑部分特殊行业、岗位的特性,采用灵活用工模式要考虑企业实际、合规成本和法律支持。目前我国的灵活用工比例在2018年仅为9%,仍存在很大发展空间。而采用满足全日制生产要求的临时用工,合规风险较高,一旦正常员工返岗后临时用工难以辞退,辞退需承担经济补偿金甚至赔偿金。

    四是订单减少而人力成本难降。调研显示,样本中50%企业今年平均用工成本与去年相比基本持平,30%左右企业表示今年平均用工成本会上升10%以内,20%左右企业表示今年平均用工成本会上升10%-20%。疫情期间,非疫情产品需求下降,企业相比去年订单减少,一季度营收受到明显影响。如金坛某制造企业因订单不足、业务严重缩减,通过协商方式和多名员工解除了劳动关系。新北区罗溪镇某医疗器械企业复工初期只能消化疫情之前的订单,此后便陷入停产困境。部分外贸企业,特别是纺织服装等企业,受到较大冲击。

    针对调研中发现的这些问题,调研律师一一分析原因,并有针对性地为有关企业给出了应对之策。如,帮助企业规范用工制度、起草标准的劳动用工合同,帮助制定合理有效的薪酬体系和激励制度。他们还就个别企业需求,开展法律讲座等。(沈安琪 殷益峰)

    来源:常州日报

相关新闻:
返回首页
疫情期间企业劳资状况如何?我市首份调查报告出炉
2020年05月04日 07:56 来源:常州日报

    疫情期间企业劳资状况如何?

    我市首份调查报告出炉

    常报全媒体讯 发动全市100家律师事务所、1000名律师,对我市10000家企业通过免费法律顾问、线上微课、电话咨询、实地走访等形式,开展重点调研。我市疫情期间首份企业劳动用工状况调研报告日前出炉。

    据介绍,这场调研活动是我市律师协会在司法局组织下开展的,就疫情期间企业用工现状进行调研,并有针对性地提供法律服务对策,更好地促进企业复工复产。通过调研,发现我市企业在用工方面主要存在以下4个问题。

    一是企业复工劳动力不足。调研显示,今年2月份复工后,调研样本企业中有90%企业一线工人存在缺口,其中50%缺口10%以下,10%缺口50%以上。复工初期的首批员工仅为常州籍员工,而外出打工返乡人员采取隔离观察等限制性措施,部分重点疫区员工还未返岗,导致异地员工返程返岗困难多,企业普遍反映车间生产员工有缺口。还有部分制造行业的企业,因关键岗位员工未能到岗,整条生产线其他岗位员工到岗后也不能正常生产。

    二是员工存在离职跳槽现象。餐饮、娱乐、工程建设类行业领域普遍延迟复工,已恢复生产经营的部分企业也及时调整了生产经营规模,对员工薪资等也作了相应调整,导致很多员工离职。 

    例如新北某制造企业部分员工因不满企业待遇过低而离职并产生劳动争议。此外,由于短期口罩衍生产业的需求剧增,熔喷布的生产量爆发,相应的岗位操作工工资比正常工资高出2至3倍,造成很多企业的工人随意离职到该行业,影响到原企业的正常生产。比如武进区礼嘉镇、天宁区郑陆镇、新北区孟河镇等多家纺织企业、医疗器械企业、注塑企业、机械制造企业,在网上发布与口罩、熔喷布生产的招工广告,临时高薪招聘工人,有的岗位甚至达到800元/天,相关设备调试工更是高达上万元/次。

    三是企业难以安排灵活用工。考虑部分特殊行业、岗位的特性,采用灵活用工模式要考虑企业实际、合规成本和法律支持。目前我国的灵活用工比例在2018年仅为9%,仍存在很大发展空间。而采用满足全日制生产要求的临时用工,合规风险较高,一旦正常员工返岗后临时用工难以辞退,辞退需承担经济补偿金甚至赔偿金。

    四是订单减少而人力成本难降。调研显示,样本中50%企业今年平均用工成本与去年相比基本持平,30%左右企业表示今年平均用工成本会上升10%以内,20%左右企业表示今年平均用工成本会上升10%-20%。疫情期间,非疫情产品需求下降,企业相比去年订单减少,一季度营收受到明显影响。如金坛某制造企业因订单不足、业务严重缩减,通过协商方式和多名员工解除了劳动关系。新北区罗溪镇某医疗器械企业复工初期只能消化疫情之前的订单,此后便陷入停产困境。部分外贸企业,特别是纺织服装等企业,受到较大冲击。

    针对调研中发现的这些问题,调研律师一一分析原因,并有针对性地为有关企业给出了应对之策。如,帮助企业规范用工制度、起草标准的劳动用工合同,帮助制定合理有效的薪酬体系和激励制度。他们还就个别企业需求,开展法律讲座等。(沈安琪 殷益峰)

    来源:常州日报

相关新闻:
  • ·陈金虎督查企业安全生产工作时要求 强化责任落实 守牢安全底线
  • ·常州建行对重点农业企业提供专项信贷支持
  •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08009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