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数字经济”,江苏发展怎么样?
2020年05月28日 09:09 来源:交汇点

    “电商网购、在线服务等新业态在抗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要继续出台支持政策,全面推进‘互联网+’,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政府工作报告的“代言”,使数字经济再度升温。

    数据显示,江苏全省上“云”企业超过22万家,物联网业务收入占全国“半壁江山”,数字经济规模位居全国第二,占全省GDP比重超过40%。

    江苏各地数字经济具体发展如何,拥有哪些优势,需要补齐哪些短板?

    各地纷纷发力数字经济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线上办公、在线教育、远程医疗等需求激增,数字经济逆风飞扬,爆发出强大活力,引起南京“一把手”的关注。

    5月18日上午,南京市市长韩立明邀请50位深耕数字经济的企业家,在品尝皮肚面的美味时,一起畅谈“加快数字蝶变,打造数字名城”这一话题。

    记者注意到,其实早前,为抢抓数字经济发展机遇,南京市政府就印发《南京市数字经济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全市数字经济增加值达到10000亿元,占GDP比重达56%以上”的发展目标,以“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为主线,以“数字南京”建设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数字蝶变”,把南京建成数字经济关键核心技术创新高地、数字经济高端产业发展高地、城市数字化治理创新示范高地、数字经济高层次人才聚集高地。

    5月20日,南京建邺区河西CBD迎来了新项目,新项目将以首创高科引入58集团华东区域总部为龙头引领,打造以互联网、数字金融产业为主的数字经济产业聚集中心。

来源:视觉中国

    如今,新基建方兴未艾、数字经济蓬勃发展,除了南京之外,各地都在纷纷发力数字经济,抢占新业态“风口”。

    5月12日,无锡市政府与江苏联通签署《共同推进5G﹢新基建及数字经济产业发展》战略合作协议。

    未来5年里,双方将共同推进5G﹢新基建及数字经济产业发展,全面落实网络强国、数字中国、长三角一体化等重要战略部署,紧紧围绕江苏“两个率先”战略目标和无锡市产业强市主导战略,合力打造高速、移动互联网体系,推进行业创新融合,加快工业互联网赋能,统筹区域信息化协调发展,加快推进无锡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五日后,无锡数据湖产业园正式开湖,无锡数据湖融合了5G传输、光磁一体存储、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等多项先进技术,是无锡数字经济重要的基础设施,将打造国内领先的数据存储应用高地,并形成大数据生态圈,在社会治理、公共服务和产业升级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来源:视觉中国

    5月14日上午,盐城市举行数字经济专题报告会,邀请中央党校政法部副研究员、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理事金江军教授作辅导报告,为盐城发展数字产业、培育创新动能提供了重要决策参考,市长曹路宝主持报告会。

    曹路宝强调,要推广数字化应用,运用互联网思维规划和管理城市,强化数字化基础支撑能力,提升数字化监管水平,促进民生服务数字化转型,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和满意度。

    5月23日,江苏数字经济产业创新大会在常州举行。会上,中国产业互联网联盟个性化定制专委会、互联网+新经济产业园、京东云创新空间(常州)正式揭牌。这些载体和平台的启用,将加速数字经济产业创新及成果落地,进一步推进数字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和优质发展。

    近年来,常州围绕打造全国一流的智能制造名城的战略目标,将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智能制造装备列入了常州市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着力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创新,着力推动传统企业和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在打造数字政府、建设智慧城市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与此同时,交通强国首批试点省份江苏正以“新基建”为契机,全面提速“5G+交通”融合发展,助力数字经济做大做强,让高质量发展的步伐更实、成色更浓。

    近一年来,江苏建设2.6万余座5G基站,按照计划,到2020年年底,江苏将建设5.2万座5G基站。以5G为代表的“新基建”不仅将成为新一轮发展的“催化剂”,更是软实力、竞争力核心所在。

    近期,江苏龙头民营企业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透露,2020年苏宁将加大“新基建”投资和建设,聚焦场景互联网、智能供应链两大核心,推动各类商业形态创新变革。他指出,数字化、智能化已成为零售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支撑和强大引擎,相应带来对先进信息技术和高品质信息基础设施的大量需求。

    数字经济将带来哪些红利?

    发展数字经济,是加快新旧发展动能转换、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南京大学教授、数字经济专家钱志新认为,新技术革命的核心为数字革命,从无限劳动力转向无限计算力,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将引领新的数字革命。

    “因为所处的行业关系,我们可能对数字经济浪潮感受得比较早。人们从固定场景转到移动场景,数据量呈指数级上升,技术不断迭代,运算能力也越来越快。”江苏华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浩对数字经济深有体会。

    各行各业与数字经济的融合创新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有效路径。“数字技术与先进制造业、新材料、新能源等技术融合,推动产业向数字化、智能化方向发展,未来数字增加值在产业价值链中占比逐步提升,产业竞争将更依赖于数字创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研究室主任戴建军说。

来源:视觉中国

    在江苏省数字经济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卜安洵看来,数字经济是江苏的新机遇,江苏实体经济基础稳固,企业不仅具备投资能力,而且拥有技术团队,借助数字化解决方案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

    除了新旧动能转换以外,数字经济还将带来巨大的数字红利。“根据联合国专家的数字模型,当一个国家、地区、城市的数字化水平超过75%以上,在不增加投资情况下,其GDP将升至3.5倍。”钱志新介绍,企业全面实施数字化,3年后价值创造能力将提高3到5倍。这源于数字经济通过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使系统获得最优解,大大提升经济效率,这是数字红利的机制所在。

来源:视觉中国

    这点,从我省已迈出了数字化转型步伐的传统企业身上可以见到成效。

    亨通集团是全球光纤通信前三强,多年前便提出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建设,目前拥有数字工厂30个、智能企业2个。“原来一个生产车间至少有60个人,数字化后基本实行数字监控、数字决策,几乎是无人车间,降低了生产成本。”亨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管理学院院长李谷村介绍,现在的工人主要进入研发端和营销端,在“微笑曲线”两端创造价值。

    好孩子集团执行董事、首席运营官夏欣跃介绍:“数字化转型后,我们与客户的关系,从买卖关系变成一个服务关系,生产的产品走向智能化。”2019年,好孩子集团虽然婴儿车等传统产品销量有所下降,但智能化的高科技产品实现30%左右增长,其中不少产品正是通过数字化分析用户的反馈而研发生产。

    未来还需解决哪些问题?

    数字经济带来数字红利的同时,应清楚的认识到我省数字经济短板同样显而易见。

    在今年年初的江苏数字经济高峰论坛上,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顾万峰表示,我省数字经济发展还不充分,具体表现为:我省企业数字化转型基础较为薄弱,在具有引领性的产业领域尚未形成领先优势,创新链与产业链尚未形成无缝对接,科技服务中介小、散、弱等。

    与此同时,各个行业也面临着转型的压力。

    作为制造业大省,江苏制造业总量占到了世界的3%。尽管如此,江苏的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率只有20%左右,远低于国际40%的水平。我省制造业迫切需要发展新型数字化生产力,实现提档升级,全面迈向中高端发展模式。

    近些年,随着产品消费形态发生转变、营销渠道发生变革,江苏商贸服务企业同样压力不断加深,需加快数字化转型。这一转型的迫切性在疫情期间表现的更为明显,当线下销售渠道受影响之际,不少企业都纷纷试水线上。

    此外,我省数字人才存在结构性短缺。例如《数字经济时代的创新城市和城市群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全球初级职位数字人才占比超过50%的三个城市中,中国城市南京和杭州占据前两席,排名第三的是印度的班加罗尔。

来源:视觉中国

    无论是眼下企业转型压力还是江苏数字经济存在的短板,都是发展数字经济破局之处。我省多位专家在不同场合中提出过相关建议。

    首先,制造业正是江苏数字经济的最佳发力点。江苏省金融研究院院长吴先满研究员认为,江苏是制造业大省,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融合,制造业企业着力发展新型数字化生产力、改造和提升传统生产力,是大势所趋。我省实体经济优势鲜明,发展好数字经济,江苏经济“如虎添翼”。

    其次,对于人才结构性短缺的问题。卜安洵认为,企业培养数字化人才,要选择战略级的合作方,要有专业的力量来辅导,关键是建立自己的团队。省级层面要加快引培数字人才,在全球范围内挖掘数字经济核心高端人才,进一步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形成数字经济主要技术领域的人才圈层。

    对于商贸服务业未来发展之路。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永刚认为,过去数字化决定得失,未来数字化决定生死。本次疫情对人们消费方式、购物习惯带来深刻变化,企业应该增加供应链韧性和商品供给弹性,锻造适应新赛道的核心竞争力。卜安洵表示,商贸服务企业在数字化过程中应将供应链上升至价值链,思考如何这其中的增值、回报等问题,此外与上下游企业形成有效的共同体。

    此外,在去年12月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共同打造数字长三角:协同建设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共同推动重点领域智慧应用;合力建设长三角工业互联网。

来源:视觉中国

    在数字经济的风口之下,借助新的发展机遇,江苏可以发挥哪些优势?

    阿里研究院与21世纪经济研究院联合撰写的《打造全球数字经济高地:2019数字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报告》显示,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指数上,南京、苏州领先,常州跻身前五;在数字产业指数上,苏州领衔工业数字经济指数,南京、无锡均位于前五。此外,南京教育支付指数上排名第一。

    目前,南京正在以创新名城引领数字经济新增长,以数字经济助推创新名城新发展;苏州传递出“工业互联网看苏州”之声,目前5G基站已建成10788个,为工业互联网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无锡物联网发展如火如荼,去年产值已经超过2600亿元。此外,盐城大数据产业园经过5年的发展,已实现了“多个第一”,如全国第一个部省市合作共建的国家级大数据产业基地;位于宿迁的华东地区最大的云计算产业基地2号数据中心建成......

    未来已来,发挥优势,补齐短板,江苏数字经济将越走越远。

    交汇点记者 洪叶 丁茜茜 

 

专题首页
要闻速递
两会影像
两会提案
热点评说
江苏代表团
常州代表
两会报告
决战脱贫攻坚
代表委员履职记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数字经济”,江苏发展怎么样?
2020年05月28日 09:09 来源:交汇点

    “电商网购、在线服务等新业态在抗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要继续出台支持政策,全面推进‘互联网+’,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政府工作报告的“代言”,使数字经济再度升温。

    数据显示,江苏全省上“云”企业超过22万家,物联网业务收入占全国“半壁江山”,数字经济规模位居全国第二,占全省GDP比重超过40%。

    江苏各地数字经济具体发展如何,拥有哪些优势,需要补齐哪些短板?

    各地纷纷发力数字经济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线上办公、在线教育、远程医疗等需求激增,数字经济逆风飞扬,爆发出强大活力,引起南京“一把手”的关注。

    5月18日上午,南京市市长韩立明邀请50位深耕数字经济的企业家,在品尝皮肚面的美味时,一起畅谈“加快数字蝶变,打造数字名城”这一话题。

    记者注意到,其实早前,为抢抓数字经济发展机遇,南京市政府就印发《南京市数字经济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全市数字经济增加值达到10000亿元,占GDP比重达56%以上”的发展目标,以“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为主线,以“数字南京”建设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数字蝶变”,把南京建成数字经济关键核心技术创新高地、数字经济高端产业发展高地、城市数字化治理创新示范高地、数字经济高层次人才聚集高地。

    5月20日,南京建邺区河西CBD迎来了新项目,新项目将以首创高科引入58集团华东区域总部为龙头引领,打造以互联网、数字金融产业为主的数字经济产业聚集中心。

来源:视觉中国

    如今,新基建方兴未艾、数字经济蓬勃发展,除了南京之外,各地都在纷纷发力数字经济,抢占新业态“风口”。

    5月12日,无锡市政府与江苏联通签署《共同推进5G﹢新基建及数字经济产业发展》战略合作协议。

    未来5年里,双方将共同推进5G﹢新基建及数字经济产业发展,全面落实网络强国、数字中国、长三角一体化等重要战略部署,紧紧围绕江苏“两个率先”战略目标和无锡市产业强市主导战略,合力打造高速、移动互联网体系,推进行业创新融合,加快工业互联网赋能,统筹区域信息化协调发展,加快推进无锡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五日后,无锡数据湖产业园正式开湖,无锡数据湖融合了5G传输、光磁一体存储、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等多项先进技术,是无锡数字经济重要的基础设施,将打造国内领先的数据存储应用高地,并形成大数据生态圈,在社会治理、公共服务和产业升级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来源:视觉中国

    5月14日上午,盐城市举行数字经济专题报告会,邀请中央党校政法部副研究员、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理事金江军教授作辅导报告,为盐城发展数字产业、培育创新动能提供了重要决策参考,市长曹路宝主持报告会。

    曹路宝强调,要推广数字化应用,运用互联网思维规划和管理城市,强化数字化基础支撑能力,提升数字化监管水平,促进民生服务数字化转型,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和满意度。

    5月23日,江苏数字经济产业创新大会在常州举行。会上,中国产业互联网联盟个性化定制专委会、互联网+新经济产业园、京东云创新空间(常州)正式揭牌。这些载体和平台的启用,将加速数字经济产业创新及成果落地,进一步推进数字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和优质发展。

    近年来,常州围绕打造全国一流的智能制造名城的战略目标,将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智能制造装备列入了常州市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着力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创新,着力推动传统企业和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在打造数字政府、建设智慧城市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与此同时,交通强国首批试点省份江苏正以“新基建”为契机,全面提速“5G+交通”融合发展,助力数字经济做大做强,让高质量发展的步伐更实、成色更浓。

    近一年来,江苏建设2.6万余座5G基站,按照计划,到2020年年底,江苏将建设5.2万座5G基站。以5G为代表的“新基建”不仅将成为新一轮发展的“催化剂”,更是软实力、竞争力核心所在。

    近期,江苏龙头民营企业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透露,2020年苏宁将加大“新基建”投资和建设,聚焦场景互联网、智能供应链两大核心,推动各类商业形态创新变革。他指出,数字化、智能化已成为零售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支撑和强大引擎,相应带来对先进信息技术和高品质信息基础设施的大量需求。

    数字经济将带来哪些红利?

    发展数字经济,是加快新旧发展动能转换、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南京大学教授、数字经济专家钱志新认为,新技术革命的核心为数字革命,从无限劳动力转向无限计算力,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将引领新的数字革命。

    “因为所处的行业关系,我们可能对数字经济浪潮感受得比较早。人们从固定场景转到移动场景,数据量呈指数级上升,技术不断迭代,运算能力也越来越快。”江苏华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浩对数字经济深有体会。

    各行各业与数字经济的融合创新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有效路径。“数字技术与先进制造业、新材料、新能源等技术融合,推动产业向数字化、智能化方向发展,未来数字增加值在产业价值链中占比逐步提升,产业竞争将更依赖于数字创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研究室主任戴建军说。

来源:视觉中国

    在江苏省数字经济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卜安洵看来,数字经济是江苏的新机遇,江苏实体经济基础稳固,企业不仅具备投资能力,而且拥有技术团队,借助数字化解决方案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

    除了新旧动能转换以外,数字经济还将带来巨大的数字红利。“根据联合国专家的数字模型,当一个国家、地区、城市的数字化水平超过75%以上,在不增加投资情况下,其GDP将升至3.5倍。”钱志新介绍,企业全面实施数字化,3年后价值创造能力将提高3到5倍。这源于数字经济通过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使系统获得最优解,大大提升经济效率,这是数字红利的机制所在。

来源:视觉中国

    这点,从我省已迈出了数字化转型步伐的传统企业身上可以见到成效。

    亨通集团是全球光纤通信前三强,多年前便提出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建设,目前拥有数字工厂30个、智能企业2个。“原来一个生产车间至少有60个人,数字化后基本实行数字监控、数字决策,几乎是无人车间,降低了生产成本。”亨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管理学院院长李谷村介绍,现在的工人主要进入研发端和营销端,在“微笑曲线”两端创造价值。

    好孩子集团执行董事、首席运营官夏欣跃介绍:“数字化转型后,我们与客户的关系,从买卖关系变成一个服务关系,生产的产品走向智能化。”2019年,好孩子集团虽然婴儿车等传统产品销量有所下降,但智能化的高科技产品实现30%左右增长,其中不少产品正是通过数字化分析用户的反馈而研发生产。

    未来还需解决哪些问题?

    数字经济带来数字红利的同时,应清楚的认识到我省数字经济短板同样显而易见。

    在今年年初的江苏数字经济高峰论坛上,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顾万峰表示,我省数字经济发展还不充分,具体表现为:我省企业数字化转型基础较为薄弱,在具有引领性的产业领域尚未形成领先优势,创新链与产业链尚未形成无缝对接,科技服务中介小、散、弱等。

    与此同时,各个行业也面临着转型的压力。

    作为制造业大省,江苏制造业总量占到了世界的3%。尽管如此,江苏的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率只有20%左右,远低于国际40%的水平。我省制造业迫切需要发展新型数字化生产力,实现提档升级,全面迈向中高端发展模式。

    近些年,随着产品消费形态发生转变、营销渠道发生变革,江苏商贸服务企业同样压力不断加深,需加快数字化转型。这一转型的迫切性在疫情期间表现的更为明显,当线下销售渠道受影响之际,不少企业都纷纷试水线上。

    此外,我省数字人才存在结构性短缺。例如《数字经济时代的创新城市和城市群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全球初级职位数字人才占比超过50%的三个城市中,中国城市南京和杭州占据前两席,排名第三的是印度的班加罗尔。

来源:视觉中国

    无论是眼下企业转型压力还是江苏数字经济存在的短板,都是发展数字经济破局之处。我省多位专家在不同场合中提出过相关建议。

    首先,制造业正是江苏数字经济的最佳发力点。江苏省金融研究院院长吴先满研究员认为,江苏是制造业大省,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融合,制造业企业着力发展新型数字化生产力、改造和提升传统生产力,是大势所趋。我省实体经济优势鲜明,发展好数字经济,江苏经济“如虎添翼”。

    其次,对于人才结构性短缺的问题。卜安洵认为,企业培养数字化人才,要选择战略级的合作方,要有专业的力量来辅导,关键是建立自己的团队。省级层面要加快引培数字人才,在全球范围内挖掘数字经济核心高端人才,进一步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形成数字经济主要技术领域的人才圈层。

    对于商贸服务业未来发展之路。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永刚认为,过去数字化决定得失,未来数字化决定生死。本次疫情对人们消费方式、购物习惯带来深刻变化,企业应该增加供应链韧性和商品供给弹性,锻造适应新赛道的核心竞争力。卜安洵表示,商贸服务企业在数字化过程中应将供应链上升至价值链,思考如何这其中的增值、回报等问题,此外与上下游企业形成有效的共同体。

    此外,在去年12月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共同打造数字长三角:协同建设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共同推动重点领域智慧应用;合力建设长三角工业互联网。

来源:视觉中国

    在数字经济的风口之下,借助新的发展机遇,江苏可以发挥哪些优势?

    阿里研究院与21世纪经济研究院联合撰写的《打造全球数字经济高地:2019数字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报告》显示,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指数上,南京、苏州领先,常州跻身前五;在数字产业指数上,苏州领衔工业数字经济指数,南京、无锡均位于前五。此外,南京教育支付指数上排名第一。

    目前,南京正在以创新名城引领数字经济新增长,以数字经济助推创新名城新发展;苏州传递出“工业互联网看苏州”之声,目前5G基站已建成10788个,为工业互联网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无锡物联网发展如火如荼,去年产值已经超过2600亿元。此外,盐城大数据产业园经过5年的发展,已实现了“多个第一”,如全国第一个部省市合作共建的国家级大数据产业基地;位于宿迁的华东地区最大的云计算产业基地2号数据中心建成......

    未来已来,发挥优势,补齐短板,江苏数字经济将越走越远。

    交汇点记者 洪叶 丁茜茜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