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常州法治建设:从“口口相传”到精准普法
2019年07月23日 14:50 来源:常州日报

    70年法治建设波澜壮阔,常州普法从简单的口口相传发展到线上线下多平台、全体参与、形式丰富的精准普法。

    “以前遇到涉法问题,想请律师不知在哪、想寻求法律援助不知找谁、想办理公证业务手续繁琐。现在真是方便,只要动动手指,不需来回折腾。” 日前在常州市钟楼区五星街道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大厅,王大妈说起“常州12348平台”竖起了大拇指。12348公共法律服务平台,通过微信、网络、热线三大平台提供“7×24小时”全天候服务。

    如今,群众自主要求、选择法律服务,法律服务就在身边、手边。而在新中国第一部法律《婚姻法》颁布时,由于文盲现象普遍,对童养媳、小女婿等封建习俗人们还习以为常,与《婚姻法》所提倡的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格格不入。

    这部后来影响几代中国人的法律,当时怎么宣传普及?92岁的市司法局原副局长安景康告诉记者:“当时的宣传方式是运动式的,没有常态化,还很大程度依赖群众口口相传进行普及。”法律颁布不久,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贯彻《婚姻法》运动,常州也不例外。当时,地级市没有独立的司法行政部门,司法行政工作由市人民法院司法行政科承担。三八妇女节这一天,《婚姻法》的宣传达到了高潮。工作人员采用墙报、画报、讲演等浅显易懂的方式进行宣传,并动员了电影放映队等加以配合,一时之间,街头巷尾都在讨论《小二黑结婚》《刘巧儿》的剧情故事。

    《婚姻法》这部法律正是由常州走出去的新中国首任司法部长史良主持落实,常州普法工作的种子随之悄然播下。

    全国上下真正成规模的“普法”活动要到1986年“一五”普法规划正式施行,而常州在1985年就率先开始了大规模的普法宣传活动。1981年,常州市司法局成立,有了专门的普法队伍。考虑到新出的法律类别繁多,这支队伍开始自编法律读本,将几部法律进行精选、汇编,方便群众阅读。“由于印刷厂收费高,我们就自己动手刻蜡纸、上油墨,印刷宣传资料。”这些自编自印的宣传材料在政府各机关部门中间流通,大家争相传阅,它们成为广场普法活动的主角。

    随着“依法治国”写进宪法,常州普法的形式愈来愈丰富、普法对象越来越有针对性。1999年,常州拥有了自己的普法热线148电话平台,这也是“12348”公共法律服务平台的前身。同时,常州私营企业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常州将外省市来常务工务农经商人员作为普法重点,通过从市普法宣讲团抽调骨干、向社会公开招聘维权律师、从乡镇(街道)推选优秀调解员等方式,组建了一支近千人的外来农民工法制宣传队伍,到2005年“四五”普法结束时,全市农民工相关法律知识普及率达到81.6%,治安案件和刑事犯罪案件同比明显下降,真正让农民工在常州打工能挣钱、能学法、能维权。

这是上世纪90年代市政法部门开展禁毒普法宣传。

    记者从市司法局了解到,常州普法1950年萌芽,1986年至今已经过了7个5年规划。“一五”普法(1986-1990)着重于法律常识启蒙,使全体公民养成依法办事的习惯,全市约229万人参加普法学习;“二五”普法(1991-1995)在坚持改革开放、整顿市场经济秩序的背景下着重于强化学用结合、全民普法,全市共215万人参加普法学习;三五”普法(1996-2000)着重于推进民主法治,全面实施依法治市战略,全市共236万人参加普法学习;“四五”普法(2001-2005)注重普治并举,“12·4”法制宣传日确立,提高全民法律意识向提高全民法律素质转变,公众普法工作的总体满意率达94.1%;“五五”普法(2006-2010)着重于树立法治理念,通过开展“法律六进”活动和法治城市、法治县(市、区)创建活动以及倡导法治文化建设,全面提升法制宣传教育的文化品位和社会法治化水平,公众对普法工作的满意率达到90.8%;“六五”普法(2011-2015)着重于建设法治文化,各领域各层面法治实践进一步深入,公众普法工作的满意率达到92.7%。今年是“七五”普法(2016-2020)收官阶段,领导干部、青少年、企业经营管理人员、新市民成为四类重点对象,常州建成各级各类法治文化阵地1795个,其中常州法治文化公园等58个阵地被命名为省、市级法治文化建设示范点,数量居全省前列,6个辖市区全部迈入全国、全省法治创建先进行列,成为江苏仅有的两个“全域法治城市”之一。黄钰 张杨 常司轩

    来源:常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