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玉:找好用好社区治理现代化的“棋眼”
2019年12月30日 08:56 来源:常州日报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刚刚结束,习近平总书记就在上海调研社区治理和服务情况,要求探索建立可持续的运作机制,在城市治理中发挥群众主体作用。

    发挥群众主体作用,群众的广泛参与是基础,是前提。然而在以往的社区治理实践中,动员广大居民参与往往是“百呼一应”。城市居住密度高,居民的陌生程度也高,导致社会信任度比较低,这种现象在新小区、次新小区尤其明显。绝大多数居民,特别是在职的中青年人,生活重心集中于家庭和工作,主观上缺乏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意愿,客观上也缺乏合作治理社区的能力。

    社区是城市的基本单元,城市治理的重心在街道社区,社区治理现代化水平的高低决定了城市治理现代化水平的高低。一个多月来,笔者走访常州不同区域的四个街道、不同类型的十多个社区小区,与基层干部、社区工作者以及业委会成员、物业公司负责人交流,得出一个基本结论:找好用好社区内的“少数人物”作为“棋眼”,社区治理现代化这盘棋就活了。

    近年来,一些“少数人物”活跃在社区公共事务中,为社区治理带来了可喜的转变。在拥有一万多居民的梧桐苑社区,百来名社区党员,积极参与“五步议事”自治活动,实现了居民的自我管理和自我服务,促进了小区内长期存在的车辆乱停放、楼道偷电、架空层“占山为王”等乱象的解决。这样的“少数人物”,已逐渐成为促进社区治理现代化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的关键。准确识别出拥有“正能量”的“少数人物”,并使之在社区治理中持续发挥积极作用,正是城市治理中发挥群众主体作用的破题之举。

    社区里的活跃分子,并非全都适合成为治理社区的“少数人物”,需要准确识别。在现代住宅小区中,随着居民自主治理逐渐成为社区治理的一个主要内容,总有一些人,利用普通业主对小区事务的淡漠及国家监察体系尚未覆盖的漏洞谋取私利。他们互相勾结组建仅代表他们利益的业委会,或专门“指导”业主维权,或暗中与物业公司结成利益同盟,成了社区治理的消极和破坏力量,把群众带向合作治理的反面。找准治理社区的“少数人物”,不仅要把关键少数与普通多数区别开来,还要将积极力量与消极力量、破坏力量区别开来,甄选出有热情有能力又有公心的居民。同时,将在职党员在社区亮身份制度落到实处,挖掘出更多有责任有担当又有本领的潜在力量,组织引导他们积极参与社区治理。

    让“少数人物”在社区治理中持续发挥积极作用,离不开基层组织的强力支撑。一方面,基层组织可以调配各项社会资源响应和支持社区居民自治,通过设计有效的培育和激励机制,以业务培训、公共荣誉等社会性资源,促进积极的“少数人物”为社区作出更多贡献,进而带动多数普通居民参与合作治理。另一方面,可以制订和完善公共规则,塑造和维护社区正义,对少数消极破坏者予以约束和制裁,并在积极参与治理的“少数人物”遭受误解和非议时,及时给予澄清事实、维护信誉等保护。同时,特别需要持续激活和提升社区在职党员的积极作用。要完善和落实社区党员“双报到”制度,结合社区实际,兼顾个人特长和群众需求,设计在职党员实质性参与社区治理的机制,着重发挥其在社区自治中的顾问、咨询和政治把控作用,让更多在职党员能为社区提出一条有效建议、发挥一项技能专长、完成一件好事实事,使他们“愿意来”“愿常来”。还要探索和建立党员管理和纪律约束机制在社区和单位的衔接机制,以提升政治功能和组织力为重点,建立与“双报到”相匹配的“双考评”制度,扎实推进基层党建,进一步发挥基层党组织坚强战斗堡垒作用。

    “地灵境秀有人物”。发挥好社区中“少数人物”的“棋眼”作用,就能更好地找到社区居民意愿的“最大公约数”,一起画出社区治理“同心圆”,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局面,让人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